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?#24066;?#35828;网 » 都市小说 » 我能看见熟练度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016 药膳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                修?#37117;?#21010;泡汤的吴畏,在花了半天的时间,让自己的属性版面上多了一个【迷魂术】的技能之后,就带着熊初墨出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两人去了一趟药店,吴畏花?#35828;?#38065;,买了一些人工养殖的人参田七之类的中药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些要吴畏倒不是用来炼药用的,目前他中医等级还不足以让他开始炼丹,他买这些主要是要弄来做药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没办法,他现在每天修炼需要的能量太多,光靠吃肉吃巧克力什么的太费时费钱了,就算是不在乎钱,他每天?#38405;?#20040;多东西,也真的是要吃吐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在中医等级没有提升上来的情况下,他也只能是先试试看药膳能不能稍微改善一下他的情况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买了药,吴畏就带着熊初墨去把自己的烧烤店那边贴了一张休业几天的通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吴畏嘴上对熊初墨挺抱怨的,但实际上对这?#23601;?#21556;畏还是很疼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怕这?#23601;?#26202;上一个人待在家里会害怕,吴畏索性就休业几天陪着?#23601;罰?#21453;正他口袋里还有点钱,正好也利用这几天提升一下自己,把那几个技能都给学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吴畏铁通知的时候,正好吴畏隔壁的【诗和远方烧烤店】开了门,油腻的王?#36824;?#21644;吴畏两人正好撞了一个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吴畏倒是没有说什么,斜了他一眼,就把目光收了回来,继续贴自己的通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倒是王?#36824;?#37027;边,在看见吴畏贴了那一张通知之后,脸上的表情变得很复杂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口几次想要说些什么,最终什么也没有说,不过他这有些奇怪的表现却被边上的熊初墨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熊初墨是认识王?#36824;?#30340;,之前的几天她没少和她姐来蹭吃蹭喝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自然清楚,王?#36824;?#26159;吴畏请来的员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只是有些搞不懂,王?#36824;?#20026;什么会在对面,更搞不懂吴畏和他之间有些尴尬的氛围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像熊初墨这样的孩子是藏不住什么事情的,搞不明白的直接就发问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烤串的?他不是你的员工吗?怎么跑到对面去了,还有对面怎么开了一家烧烤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对面的王?#36824;?#21548;到这个,油腻的脸上露出尴尬的表情,生怕吴畏说出什么更让他丢脸的回答,赶紧转头钻进店里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吴畏撇了一眼狼狈而逃的王?#36824;螅?#25545;了揉熊初墨的贝雷帽:“大?#35828;?#20107;情你不懂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切,有啥不懂的,他把你开了呗!

                  姐姐之前就说过了,这老头不像是好人,你把店都给他,他早晚把你给卖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人小鬼大的熊初墨虽然不是很能搞懂其中的缘由,但却能够猜到是吴?#32321;?#29579;?#36824;蟮目?#20102;,这?#23601;?#39039;时就很不高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帮你打他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说着,这?#23601;?#25784;起袖子来,就准备过去揍王?#36824;螅?#37027;架势跟他姐简直是一模一样,要不是吴畏反应快伸手把这?#23601;?#25552;了起来,这?#23601;?#26159;真敢去揍王?#36824;?#30340;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你姐都教了你些什么东西,怎么动不动就要打人,你要记住这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都是不能用暴力解决的。”吴畏揉着太阳穴,苦口婆心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切,我姐才不是这么说的,她说没有什么是一拳头解决不?#35828;模?#22914;果有那就再来一拳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边说着,这?#23601;?#36824;边挥舞着小拳头气势十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这个像极了熊胜男的?#23601;罰?#21556;畏?#24616;?#29983;疼,也懒得在跟这?#23601;?#22810;说什么,贴好通知就拉着这?#23601;?#22238;家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临走时,吴畏转头看了一眼王?#36824;螅?#30446;光很是复杂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实上,吴畏当初之所以从人才市场当?#37266;?#20013;王?#36824;螅?#24182;?#20197;?#38599;?#35835;?#20182;之后,把店里的所有事物都交给他是?#24615;?#22240;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天吴畏去得比较晚,人才市场都要关门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整个人才市场,基本?#20011;?#27809;有人,除了打扫卫生的阿姨,就是那些求职失败不?#25954;?#31163;开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一种情况下,吴畏原本是没有打算招?#35828;模?#20934;备上个厕所就回去了,结果意外的在厕所遇到了王?#36824;蟆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的王?#36824;?#33080;上可没有挂什么油腻的笑容,有的只有灰败和泪水,蹲在厕所的一角哭得很伤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泛白的头发,魁梧的身?#27169;?#30130;惫的面容,当时这些一切都给了吴畏很大的冲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他也没?#24615;?#20040;了解,就录用了王?#36824;螅?#24182;且把烧烤店交给他去打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时吴畏觉得,自己在他最绝望的时候,给了王?#36824;?#19968;份高工资的工作,他应该要对自己忠心耿耿的才对。

                  结果没有想到,这才几天的时间,人家直接自立门户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果然,最难看懂的还是人心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  摇了摇头,吴畏收回了目光,拉着熊初墨回家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离去的吴畏并没有看到,在他走后不久,一个十来岁的女孩子拄着一根拐杖艰难的来到【诗和远方烧烤店】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爸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正在烧烤店忙碌着的王?#36824;?#30475;到那一个拄着拐杖进来的女孩吓了一跳,赶紧停下手头上的工作来扶住了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在家里呆着也是无?#27169;?#36807;来看看有什么能够帮忙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胡闹,你能帮什么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话没说完,王?#36824;?#23601;意识到自己说错了,赶紧?#29436;福骸?#19981;是,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……我……,这样把你帮我穿烤串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对自己这一个女儿,王?#36824;?#30495;的是捧在手里捏着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特别是女儿的腿出问题之后,他更是小心翼翼的,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的一句话会刺激到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所幸的是,这女孩并不是那么玻璃心的人,对着王?#36824;?#38706;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之后,坐了下?#31383;?#30528;王?#36824;?#31359;起烤串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满脸笑容地帮着穿着烤串的女儿,王?#36824;?#26159;既心疼?#20013;?#24944;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只是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女儿的王?#36824;?#24456;快也注意到自己女儿到来之后,目光一直在对面流转。

                  注意到这一幕,王?#36824;?#33080;上的笑容不由一僵,他?#20011;?#38544;约猜到自己女儿的来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他刚刚才?#25784;?#36208;前贴了一张通知,说是要休息几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女孩笑容一僵,眼泪直接掉下来:“他一定很生气,一定觉得?#32844;?#26159;一个很坏的人吧?#38752;砂职?#30495;的是很好的?#32844;职。 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王?#36824;?#30340;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满地打滚求推举票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七星彩微信群号 正版彩票软件 上海快3开奖l结果和值走势 平特一尾赔率最高多少 12生肖时时彩方法 双色球公式规律 蒙阴中彩票 广西11选5开奖查询 宁夏11选5宁夏助手 奖多多彩票网 足彩胜负彩最新开奖 六合图库幽默猜测 22选5的彩票软件安卓 cba总冠军奖金多少钱 香港最准六肖中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