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汉乡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九十二章刘陵的大手笔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第九十二章刘陵的大手笔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记得你是我大汉派出去的间谍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苦笑一声道?#39608;?#35874;宁自然记得,不光我自己知道,君侯知道,刘陵也清楚地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您说,在这样的状况下,我能有什么作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次,匈奴王刘陵向皇帝结亲,与以往任?#25105;?#27425;和亲都完全不同,匈奴人的陋习也正在被刘陵纠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群居的匈奴人正在向一家一户转变,父死子娶母已经被严厉禁止了。至于兄死弟娶嫂的规矩已经被建立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卑职以为,陛下答应匈奴王子求婚的可能性很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我,将自然而然的成为我大汉公主的属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嗤的笑了一声道?#39608;?#36825;就是你敢去长安见陛下的依仗所在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低下头为难的道?#39608;?#21329;职家小还在长安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狞笑道?#39608;?#20320;就不怕我下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抬起?#35775;?#24785;的瞅着努力将面容扭曲的云琅道?#39608;?#21329;职从未想过君侯会这样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无力地摆摆手道?#39608;?#28378;出去,滚出去,一个个吃定了耶耶,我不管了,你的家眷是死是活我不管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也太小看陛下了,他最恨的就是反复无常的小人,你要是这样做了,陛下一样不会把你的家人让你带走,可能会看管起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拿给云琅道?#39608;?#36825;是刘陵写给陛下的亲笔信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瞅瞅这封被火漆密封的严严实实的信封,丢给谢宁道?#39608;?#30475;不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又从怀里掏出一封信拿给云琅道?#39608;?#36825;是那封信的誊抄本,刘陵知道君侯一定会对这封信的内容感兴趣,特意誊抄了一份,免得君侯?#25104;?#31169;自拆封国书的罪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00;以?#20040;知道这封信是不是跟国书的内容一致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封信是卑职按照国书的内容誊抄的,刘陵写的错别字卑职都没有改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看了谢宁拿给他的信,仅仅看了一眼,就?#38405;?#23481;没有了继续阅读的兴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封信与其说是国书,不如说是刘陵在回忆跟刘彻度过的甜蜜岁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发誓,这是他在大汉国看到的内容最污秽的一段文字。从这一段文字?#24615;?#29701;了解到,刘彻原来还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性怪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那封信点燃销毁掉,云琅?#20154;?#19968;声道?#39608;?#25226;这封信的内容忘了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点点头道?#39608;?#25105;就知道陛下的身体不错,别的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叹息一声道?#39608;暗背?#27966;你去匈奴我确?#24471;?#26377;预料到会有现在这样的局面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现在的局面瞬息千变,让你陷入如今这个尴尬的局面,是我欠考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汉人走到哪里都不要忘记自?#27721;?#20154;的身份,这一点我希望你能记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回到大汉朝境遇不会太好,这是一定的,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且找好了退路,身为你昔日的兄弟,这是我只?#39336;?#20320;最后一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此后,你我恩断义绝,两不相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云琅道?#39608;?#25105;依旧是汉家臣子,君侯何必对我如此绝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笑道?#39608;?#31163;开了汉家土地的人,我一般不?#25954;?#20877;联系,如果继续联系,将会陷你于不忠不孝,不仁不义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我有联系,你就做不了匈奴国的忠臣,不能对给你?#20040;?#30340;国度尽忠,就是不义之徒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的朋友?#35874;?#27809;有这样的人存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见云琅已经表现出拒他于千里之外的模样,就无奈的点点头,人总归是要有立场的,尤其是身为官员,更是如此,一个没有立场的官员,在任何时候,任何地点都会是人群中的异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的人没有资格享受一个国家带给他的任何骄傲与荣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他做出什么样的事情,在别人看来都是?#26377;?#21493;测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眼角有泪水流淌出来,缓缓地朝云琅拜了三拜,就?#26377;?#23376;里又拿出一封信递给云琅道?#39608;?#36825;是刘陵给您写的亲笔信,我没有看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信封上没?#35874;?#28422;,没有封口,且鼓?#21738;?#22218;的,还露出花花绿绿的一角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讨厌刘陵总是送肚兜给他,这个婆娘现在疯了,才跟刘彻说完他们极度不堪入目的往事,转手就把自己的肚兜装在信封里送给另外一个男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到底要干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样做能满足他什么样阴暗的心思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眼观鼻,鼻观心一本正经的道?#39608;?#26469;的时候,刘陵当着众人的面从袍子里扯下肚兜塞进信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告诉我们,如果您没有挑拨蒙查,那么,这东西就让我带回去还给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果您撩拨蒙查了,就让我当着众人的面把这东西交给您,还说——您要是?#19981;?#29609;这些阴谋诡计,她都接着,?#27492;馨?#35841;活活玩死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?#27966;?#21535;了一下,愤怒的将刘陵的肚兜丢进火盆里,指着谢宁破口大骂,污言秽语层层叠叠的从他的口?#20449;?#28044;而出,很多新鲜的词汇谢宁闻所?#27425;擰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半晌,云琅慢慢安静下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依旧一本正经的对云琅道?#39608;?#21016;陵给我准备了六件肚兜,每一件肚兜上都绣着她的名字,还告诉我,您若是阻?#26377;?#22900;与大汉和亲,就让?#20197;?#38271;安大张旗鼓的将这些肚兜送到云氏庄园,昭告天下,让天下人都知晓您与她之间那些不得不说的?#21988;?#30340;故事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卧槽……”云琅目瞪口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3567;?#32654;人歌》作证,君侯恐怕很难把自己洗干净,更何况,刘陵在某些时候还是陛下的女人,这样的事情传出去,?#38405;?#26497;为不利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2914;今是匈奴女王,难道就不?#24605;啊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君侯,刘陵的身份变了,她现在是王,不是一般的女子,她麾下有百万之众的将士听她号令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?#20449;?#20043;事对她来说就是一种点缀,事情说出去了,别人也只会说君侯这样的豪杰也是刘陵的裙下之臣,更能彰显刘陵的本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沉默片刻,对谢宁道?#39608;?#20320;就不能不做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摇头道?#39608;?#25105;不做半点?#20040;?#37117;没有,别看蒙查来了,江充来了,我来了,真正说?#20843;?#25968;的却是刘陵的侍女如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972;?#38491;下与刘陵欢好的时候,就是如意伺候的……她才是刘陵最信任的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用手指头轻轻叩着桌子,努力让自己?#39556;?#19979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刘陵如此做法,是?#30294;?#31034;刘陵不容任何人破坏这次和亲是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的,此次汉匈和亲是刘陵最重要的计划,为此,她?#25954;?#24110;助大汉国清除大汉与匈奴之间所有的小国,完成与大汉真正意义上的接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次我们带来的礼物粗粗计算就不下三千万钱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有西域各国的十二位公主,各个都是人间绝色。一百二十匹安息马,不亚于汗血宝马,一百二十个阉割过的少年优伶,他们的歌声如同?#36215;?#19968;般动听,一百二十个身毒国处女舞姬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十二头狮子,十二头黑犀牛,十二头?#22570;?#33394;的大象,一尊纯金铸造的释迦牟尼坐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们这些人不过是给使者团开路的人,刘陵的侍女如意带着两千名匈奴武士押运的贡品队伍,才是真正的使者团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次,刘陵是以皇族亲眷的名义给她的兄长送上的礼物,虽然没有明说匈奴是大汉国的额属国,已经用另外一种方式认定大汉皇帝是她的族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一来,对大汉来说,这是匈奴人彻底?#40092;?#30340;表现,卑职以为,陛下以及满朝文武恐怕很难拒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云琅双手托腮感慨的道?#39608;?#27809;想到刘陵居然会达到这样的高度,?#33945;?#24471;的时候,没有半分犹豫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谢宁喟叹一声道?#39608;?#21531;侯没有见到现在的刘陵,很难让人把她跟以前那个受尽人间苦楚的大汉翁主联系在一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不仅仅对匈奴人表现出来了广阔的胸?#24120;?#37325;用匈奴底层武士,提拔匈奴人中的才干之士,即便是大月?#24076;?#36523;毒,塞人中有智者,她也?#24213;?#32417;贵的亲自去寻找,邀请他们出山,为大匈奴效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君侯,别看匈奴人的名声在身毒国非常的不好,那里的人却个个盛赞匈奴王的仁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人人相信在匈奴王的率领下,他们迟早会变得?#30343;?#36215;来。”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