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星空之主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542.悲愤莫名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大致能猜到迟北游做什么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若真如唐恕远所说,迟北游有办法确定消息真假,那他肯定想第一时间确定自己母亲的安危。

                  按照曲伟、苏萌还有唐恕远的描述,如果迟北游真的是和他们一样的存在,那沈健很怀疑迟城夫妻二人是否其亲生父母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6824;?#20174;小到大,这么多年?#37027;?#24773;,也很难单纯用血脉来界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得出来,迟北游很在乎他?#27597;?#27597;。

                  甚至,相较于真正投敌为羽行联邦办事?#27597;?#20146;,他可能更在意母亲。

                  或许这其中也有心理安慰的因素。

                  母亲落入羽行联邦控制,自己不得已而听命行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当中有多少自欺欺?#35828;?#25104;分,沈健不确定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他能肯定,如果迟北游的母亲真的死在炎黄炮火之下,哪怕是误伤,对这个年轻?#35828;?#25171;击,也极可能使之暴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做最坏打算的话,之前每每手下留情的银枪,曾经越克制,接下来就会越狂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现在也只希望,这是羽行一方捏造的假消息,而迟北游有能力识破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果识不破,又或者消息是真的,那后果怕是不堪设想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心里这么想的同时,身形加速朝唐恕远扑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为求稳妥,争取先解决一个对手才是正经!

                  他冲向唐恕远的同时,曲伟、苏萌这两公婆的攻击,也铺天盖地般砸向唐恕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0843;?#28982;很想跟你们过过招,但这么多人一起,还是算了吧。”唐恕远并不硬拼,四下里游走闪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等人都看得出他有心拖延时间,于是立马将目标转向这艘羽行战舰。

                  有沈健等人作为?#30830;?#24320;路,这艘战舰很快被压制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执掌这第四代轰神级战舰的羽行元婴老祖,左右为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去处理舰内问题的话,战舰没了他掌舵,应付里外面宇宙间的战火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处理的话,眼看着沈健等人已经要一路平推到舰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正当羽行一方头疼的时候,舰内船舱突然整个被撕开一块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闪动五色光辉,被生双翼,形同凤凰化?#35828;母?#22823;身影,出现在沈健等人面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来者正是迟北游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看着对方的法天相地张开双翼,双翼振动间,骇?#35828;?#27668;势彰显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当机立?#24076;?#25250;在其他炎黄修士与迟北游接触前,立马催动三层宝塔当先镇压上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迟北游的身形在法天相地保护下,羽翼张开,极为强势的同三层宝塔抗衡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甚至感觉自己的三层宝塔都镇压不住对?#2058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正当他筹?#21271;?#25307;的时候,心中警兆猛然闪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巨大的半人马光影,从?#21592;?#34989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却是先前一味躲避的唐恕远,在这一刻杀了个回马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而且他还没有挑相对较弱的其他人,而?#20146;?#38376;挑上最强的沈健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5353;?#20154;还是交给我来,你对付其他人,这样效率更高速度更快。”唐恕远冲迟北游说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对两人夹攻,沈健唯有先行避让。

                  但三层宝塔再挡不住迟北游,迟北游以极为恐怖的气?#30772;?#21521;炎黄众?#2466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一边抵挡唐恕远法天相地的攻击,一边对曲伟、苏萌等人喝道:?#20843;?#20043;前也经过恶战元气精神未复,法天相地支持不了多久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腕上黑龙飞出,同苏萌的纯血朱雀一起相助炎黄众人,抵挡迟北游的攻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沈健三层宝塔落下,镇向唐恕远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唐恕远一改先前的退避,此刻在法天相地笼罩下,半步不让,同沈健?#25165;?#3082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有点不正常。”沈健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唐恕远微微一笑:“我只是想?#32431;矗?#30456;似的作品,交手会是什么样的,自己亲自上的话,没有旁观来的清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他所指,自然是眼下正鏖战的迟北游、曲伟、苏萌三?#2466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曲伟、苏萌两公婆,与黑龙、朱雀作为主力,帮其他炎黄修士顶住迟北游的攻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然而法天相地太过霸道,迟北游眼下对周围环境破坏又没有任何顾忌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加收敛下,只瞬间就打得炎黄众人险象?#39134;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但沈健敏锐注意到,临到最后关头,迟北游又会在不期然间收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是习惯成自然,还是他心头始终保持一分清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如此,耽搁?#22797;?#26102;机后,诚如沈健所?#24076;?#23545;方的法天相地渐渐无法支撑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之前黄明界宇域一战,迟北游消耗也很大,直到现在都没缓过劲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36824;?#21363;便没了法天相地,迟北游强悍依旧。

                  手中两支灵?#22815;?#21147;全开,一己之力压制曲伟、苏萌等人,连黑龙和朱雀都奈何不得他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当中固然又曲伟、苏萌修为境界低于他的缘故,但此刻以一敌众的迟北游,还是叫众人触目惊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完美的作品就是不一样啊。”唐恕远口中啧啧?#30772;妗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转头看?#26494;?#20581;一眼,他?#30446;?#36947;:“好吧,有一点小瑕疵,可能炼丹术确实不太好,?#36824;?#38500;了这一点外,其他不论学什么,都该能登峰造极了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唐恕远长长叹息一声:“真好啊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么羡慕,把自己去回炉一下好了。”沈健一边说着,一边留心迟北?#25991;?#36793;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见经过最初的怒火后,对方似乎略微平静了一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其目光中,闪过茫然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  视线扫过炎黄和羽行双方修士的时候,都流露出悲愤和挣扎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这时,他?#36335;?#39044;先察觉危险,及时闪避。

                  之前停留的地方,瞬间?#40644;?#24320;凿穿一个大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分明是狙击灵枪所为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人影冲进这部分船舱,便跑便?#36828;?#19978;挂着的传音仪说道:“狄震,停手,我跟他谈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听见这个声音,迟北游全身一震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个年轻的炎黄军官出现在众人面前,沈健认得正是久违的霍东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远方传来一个声音,只闻其声,不见其?#24661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但哪怕方才霍东来没提及,只是听声音,沈健也知道是狄震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还有什么可谈的?他老子就死在唐恕远手?#24076;?#20182;还能与之并肩作战,当然一路货色,一?#27597;?#30528;羽行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听到这句话,迟北游再次愣住,如遭雷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他身体僵硬的转头朝唐恕远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眼神一片空洞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彩福建快三开奖结果直播现场 广西快乐双彩详细开奖记录 北京福彩开奖 鸿运国际娱乐城澳门赌场网站 8个数复式三中三多少组 幸运农场果蔬版走势图 福彩3d字谜图谜总汇图 贵州快3一定牛遗漏 psd英国足球网站 足彩胜负彩18133期分析 腾讯彩票开奖 双色球开奖 河南11选5奖金多少钱 快乐时时彩开奖记录 河南快赢481走势图百度乐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