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六宫凤华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八百三十九章 暗涌(三)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白日见?#35828;?#23219;,提起了俞淑妃。待到夜晚,死去的堂妹又入了梦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俞莲娘!”一双手死死地掐住她的脖子,眼前是狰狞泛青的扭曲脸孔:“你害死了我,为何还要害我的儿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如果不是你故意推波助澜,令我儿去皇陵。阿澈怎么会落入藩王们的陷阱,怎么会被乱箭射死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个毒妇!这一切都是你害的!我饶不了你!我现在便将你带去地下,我们黄泉路上一起作伴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  滚!

                  滚开!

                  她呼吸急促困难,想怒喊却喊不出声音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她伸出手,想推开那张越逼越近的脸?#20303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“太后娘娘!”熟悉的焦虑的女子声音在耳畔响起,也将她从噩梦中警醒:“太后娘娘是不是又做噩梦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霍然睁眼,满身满额的冷汗,目中犹有一丝惊惧,手颤抖不已。

                  芷兰用帕子为俞太后擦拭冷汗,一边柔声安抚:“太后娘娘切勿惊慌。?#36824;?#26159;场噩梦罢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21069;?

                  ?#36824;?#26159;一场噩梦而已!

                  活的时候匍匐在她脚下,死了之后也休想翻身!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用力地深呼吸几口气,平复喘息不定的胸膛。在芷兰的伺候下,喝了半杯热茶,才有重新睡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一回依然没睡安稳。

                  四更天时,俞家人匆忙送丧信进宫。俞大人半夜时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大人死得还算安详,死前没遭什么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身为一个七旬的老人,享了数十年荣光,所到之处皆受人敬重景仰。俞大人绝对是大齐官员中的顶尖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19978;В?#35841;也超脱不?#26494;?#32769;病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大人病了一场,熬得油尽灯枯,睡梦中故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家人在年前便有?#24613;福急?#36215;丧仪来有条不紊。只是,俞大人这一死,俞家的天似榻了一半,由不得人不心慌意乱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听闻噩耗,既惊且悲,吐了口鲜血,然后晕厥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么一来,宫中上下,也?#21592;?#24778;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萧语晗?#29616;?#26898;房殿之时,帝后都已先一步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柔和的烛火下,俞太后面容惨白,被褥上的那一口血迹更是触目惊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人死不能复生,”盛鸿一脸忧虑急切,充分表露出了为人子的孝顺:“请母后节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谢明曦也是满面忧色:“母后伤心过度,竟呕了一口心?#36153;?#20799;媳恨不能以身代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该说的话都被帝后说了,萧语晗便未出声多言,安静地站在床榻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目中闪着泪光,声音颤颤巍巍断断续续:“丧父之痛,痛彻心扉。哀家身体不济,不能去吊唁亲父。皇上可否代哀家前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谢明曦眸中冷芒一闪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等时候,俞太后还不忘耍弄权谋心机。看来,对亲爹的感情也没深厚到哪儿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天子亲自登门吊唁,意味着对俞家的恩宠。若应下此事,俞太后紧接着便要提将承恩公爵位由后辈承袭之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盛鸿和谢明曦迅速对视一眼,各自了然于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皇上,”俞太后抓住盛鸿的手,目?#26032;?#20986;哀戚之色:“这等小事,皇上也不能应了哀家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盛鸿露出为难之色,张口叹道:“若是别的事,儿臣绝不推脱。天子登门为臣子吊唁,委实不合礼数。儿?#26082;?#24212;下此事,去了俞家,日后定会有御史弹劾俞家。儿臣岂能忍心因此事怪责俞家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目?#26032;?#26159;悲戚和愤怒,手中用力,长长的指甲在盛鸿的手背上留下了两道深深的印记:“哀家知道,皇上不?#21069;?#23478;生的,皇上对俞家?#30343;?#20040;感情,所以不想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亲爹死了,俞太后不可能不惊骇伤心。?#36824;?#36824;没到方寸大乱的地步。

                  此时的忧急愤怒,半真半假。

                  这一番作态,皆是为了逼盛鸿去俞家!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
                  身为男子,和女子争口舌长短,输赢都无益处。

                  更何况,俞太后占?#35828;?#27597;的身份优势,盛鸿这个庶子,怎么应对都会落下话柄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盛鸿颇有些头痛,脑海?#37266;?#36895;?#23574;?#24212;对之策。
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?#19997;蹋?#35874;明曦俯下身子,握住俞太后的手,令盛鸿的手得以“逃脱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谢明曦不动声色地用力握住俞太后的手,令俞太后难以动弹。俞太后目中?#33080;?#28779;苗,怒瞪谢明曦:“放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谢明曦依旧一脸关切,手中的劲?#31383;?#20998;未松:“俞大人故去,母后心中哀恸难当,儿媳和皇上都能体谅。只是,母后也勿因俞家之事伤了皇上的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皇上?#38405;?#21518;素来敬重亲近,从?#20174;?#36807;嫡?#29976;?#23376;的隔阂。母后今日这么说,将皇上的一腔孝心至于何地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莫非在母后心中,俞家人的?#33267;?#26356;胜过母?#21448;?#24773;?”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:?#21834;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年轻的帝后一条心,她这个太后非但拿捏不住庶子,反而被儿媳挤兑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被狠狠反将一军!心中恼怒,不必?#36214;该?#36848;。

                  盛鸿已接过了谢明曦的?#23433;紓骸?#27597;后仁厚,最是心疼我这个儿子。俞家之事,岂能胜过我们母子情深?明曦,你不可乱言,伤了母后的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谢明曦装模作样地认了错:“皇上说的是,是我一时心急失言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盛鸿立刻又道:“母后宽厚大度,自不会和你?#24179;稀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一唱一和的少年夫妻,不知为何,俞太后的心里竟涌起隐隐的嫉恨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年她嫁给建文帝之时,亦是恩爱无比。可建文帝颇为孝顺,李太皇太后故意刁难,总是她一个人隐忍或苦苦支撑。

                  建文帝从未挺身而出,将她护在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谢明曦何德?#25991;埽?#20973;什么能拥有天子的专情和全心的?#33108;ぃ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她曾苦苦奢求的,凭什么谢明曦唾手可得?

                  寝?#20381;?#39588;然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俞太后不知在想什么,面色愈发阴沉难看。

                  萧语晗清了清嗓子,张口打圆场:“皇上不宜出宫,皇后要为皇祖母伺?#30149;?#20799;媳冒昧,主动请缨,代母后去俞家一趟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没等俞太后吭声,盛鸿已拱手道:“有劳皇嫂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36824;?#22914;何,他和谢明曦绝不会在俞家露面,也绝不给众人一丝一毫生出误解的机会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六场半全场跟单诀窍 三肖中特三五八打一生肖 国外足球欧赔app 江苏11选5全天计划 甘肃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分分彩可信吗 六合图库彩图下载11515 足彩310 快3上海 126期二肖中特 下载官方腾讯分分彩 决胜21点演员表 代玩好运快3犯法么 今天福利彩票中奖号码 香港管家婆六合图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