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似锦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819章 太子之怒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又?#21069;?#20010;月过去,仍然滴雨未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地龟裂,庄稼枯死,不知多少人跪在田间地头放声大哭,祈祷降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天示警太子妃是妖妃,导致京城地界大旱的说法甚嚣尘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每天都会被这些消息气出新高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居然有百姓聚集请愿,请求东宫休弃太子妃?简直愚不可及!”郁谨重重一拍桌子,把小杌子踹出老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中伺候的宫婢皆大气不敢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似扫这些宫婢一眼,温声道:“你们都出去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宫婢如蒙大赦,忙退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殿外艳阳高照,能感觉到空气中的灼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名宫婢面带忧色,与另一名宫婢悄悄咬耳朵:“你说咱们太子妃可怎?#31383;?#21834;?会不会真的被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别瞎说。外人不知道,咱们还不知道么,殿下对太子妃情深义重,怎么会听信谣言让太子妃伤心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宫婢咬唇:“可殿下也有身不由己之时吧,不是还?#37266;?#23448;撞了柱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蛮站在玉阶上,叉腰便骂:“都吃多了没事干了?再碎嘴看我直接把你们的嘴撕了去!“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蛮与阿?#19978;?#22312;已是有品级的女官,更是太子妃眼前的红人,哪是这些宫婢敢招惹的,一见凶神恶煞的阿蛮出现,宫婢登时四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蛮啐了一口,黑着脸转身走至阿巧身旁,怒道:“真是气死我了,外人胡说?#35828;讕退?#20102;,这些小蹄子也敢嚼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巧笑笑:?#20843;?#20204;也是担心太子妃,何必生这么大的气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19968;?#19981;是为咱们主子担心嘛,你怎么一点不急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巧神情淡然:“我相信主子有办法。你忘了,那是咱们主子啊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巧话只说了一半,阿蛮脑海中莫名掠过一幅画面:夜黑风高,主子手持?#35828;?#23545;?#25293;?#20010;倒霉蛋的下边露出?#27515;?#31505;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蛮长吐出一口浊气,稳如泰山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阿巧说得对,那可是她们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内,姜似同样在劝郁谨:“不是早就预料到了,你且沉住气,拿小杌子撒什么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脸色铁青:“没想到那些人什么都敢说,一个平头百姓都敢议论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姜似不以为然:“人言可畏,毁于流言之下的人不知凡几。咱们并非被流言所控,反而是利用流言来个釜底抽薪,过了这场风波世人再也别想诋毁你我名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勉强被劝住,养心殿那边来了内侍请他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赶到养心殿,一进敞间就眉心一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六部九卿竟都在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他进来,众臣纷纷见礼:“见过殿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走进去,冲景明帝拱手:“不知父皇传儿子来有何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明帝正头大如斗,一见郁谨过?#31383;蛋?#26494;了口气,尽量语气温和道:“关于东宫之事,诸臣有些想法,召你来听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臣一听齐齐想翻白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皇上这个说法过分了啊,他们一片丹心全是为江山社稷,可不是对东宫有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凤目一扫众臣,平静问道:“呃,不知诸位大人对东宫有何想法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气质偏冷,乌亮的眼珠更似在冰雪中浸过,被扫过的人不由后背发凉,一时竟无人敢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子有点吓人,太子还没封王的时候就敢和众皇子打群架,太子还揍过前太子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明帝一看这情景,险些气歪了鼻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?#19968;?#36319;他对着来时一个个像菜?#34218;?#30340;鸭子嘎嘎乱叫,怎么轮到太子?#36864;?#20102;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明帝气不过,干脆直接点了名:“?#26494;?#20070;,刚?#25293;?#19981;是有个提议,怎么太子到了不吭声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94;?#20070;暗道一声皇上好狠,迎着郁谨冷淡淡的目光,硬着头皮开口道:“臣以为民间关于太子妃的流言不能再听之任之,需要尽快拿出妥当办法解决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6494;?#20070;可有妥当办法?”郁谨淡淡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94;?#20070;余光瞄一眼左右,拱手道:“百姓都传太子妃乃妖妃降世,才导致京城地界大旱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妖妃?”郁谨听了半句就气炸了,一掌拍在金柱上,整个房屋似乎都在颤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94;?#20070;好似欢叫的鸭子被掐住了脖子,一下子卡了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明帝黑着脸斥道:“乱拍什么?莫忘了你是太子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当太子的时候?#21494;?#30528;吏?#21487;?#20070;拍柱子么?混账东西简直不知所谓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扫一眼金柱上留下的掌印,景明帝默默叹口气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换他拍也没用,白白手疼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父皇教训得是,?#26494;?#20070;请继续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94;?#20070;抬眼望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啥呢?他还想多活两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臣抬袖擦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惹不起……太子只动拳头不动脑子,以后当了皇上可怎?#31383;?#21834;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准确地说,是他们可怎?#31383;?#21834;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扫众人一眼,笑道:“如果各位大人没什么事,那我就不打扰诸位与父皇议事了。太子妃近来被谣言所扰心情不佳,?#19968;?#21435;陪一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94;?#20070;一听,气?#38665;?#19981;得害怕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目睽睽之下太子居然说要回去陪太子妃,这是表示对太子妃情深义重吗?不,这是挑衅他们这些重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此歪风邪气绝不可助长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殿下,谣言久久不散,恐怕危及东宫安稳啊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依然语气平静:?#20843;?#20197;我想听听?#26494;?#20070;的想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494;?#20070;?#28404;?#19968;口气,道:“最好的办法就?#21069;?#22826;子妃?#28404;?#20391;妃,另选品行出众者为太子妃——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一脚就踹了出去,直接把?#26494;?#20070;踹了个跟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趴在面前的老尚书,景明帝这一刻竟莫名想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怎么样,他就知道要拿老七媳妇开刀老七会拼命,偏偏这些老?#19968;?#19981;见?#25758;?#19981;掉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这一刻,景明帝大怒:“混账,?#26494;?#20070;乃是朝廷砥柱,国之柱石,你怎么能踹?#26494;?#20070;呢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郁谨跪下来:“儿子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景明帝语气强硬:“认错有什么用?把?#26494;?#20070;踹坏了怎?#31383;歟?#26469;人,把太子送去宗人府思过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过神来的众臣忙拦着:“皇上三思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太子屁股还没坐稳呢就被送进宗人府思过,难道他们脸上就?#27599;矗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跟着请求的还有?#26494;?#20070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让人知道太子进宗人府思过是因为踹了他,他还有脸吗?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