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原来我是妖二代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427 意想不到的存在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不是可以靠着魅惑异能,直接脱身?”李羡鱼心里浮现这个念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很快,他把这个作死的想法否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一个女装大佬,把绑匪诱惑的不要不要的,岂不就作死。难道想着人家拜倒在你石榴裙下,唯命是从?别逗,下场是会把你一百遍啊一百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不是女儿身,不怕这个......不对,感觉更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总之虽然他艺高?#35828;?#22823;,不怕血骑士,但主动施展魅惑异能引诱他们,丝毫达不到想要的效果,甚至会更麻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万一真的不可自拔的爱上我怎?#31383;歟?#21799;唧那么直的男孩子,掰歪了岂不是罪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要在中国也就罢了,掰弯的越多,越是造福广大单身狗。在德国,女?#21592;?#23601;比男性多,再掰弯就显得很缺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每一个吃不到鸡的女孩都是上辈?#35825;?#32764;的天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他,他真的是你男朋友?”年轻司机悲伤的目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。”李羡鱼斜了他一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年轻司机气愤的瞪了远处的李佩云一眼,他何德?#25991;?#25317;有这样的女朋友,我不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另一边,李佩云似乎相通了什么,摇头:“不对,如果你真是血骑士,又真如传闻?#24515;?#26679;,那现在我已经没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,气之剑出鞘,白茫茫的剑气照亮黑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剑劈出,数十丈长的剑气斩来,油柏公?#32321;?#35010;,裂缝一直蔓延到血骑士脚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已经知道气之剑的威力,不硬抗,从腰间抽出一把猎刀,闪身避开气之剑的锋芒,俯身疾冲,拖出一连串残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猎刀从腰侧斩来,刀未至,衣服被锋利的气机割断,腰上皮肉宛如针扎般刺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刀砍实了,李佩云觉得自己会当场被腰斩,哪怕他精之剑大成也不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等犀利的攻击,在同级别里绝无仅有,所以,他真是血骑士?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横剑格挡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猎刀砍在气之剑上,白光一炸,两人齐齐后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骑士手里的猎刀卷刃了,与气之剑互砍的部位红如烙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我见过的气兵里,最强大的。纵观教廷的图书馆,找不出能与之媲美的气兵。”血骑士惊叹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的本命武器没带,可手里这把猎刀也是教廷颇有名气的法器,以锋利坚固闻名,却只是一次交锋?#22836;?#22312;气之剑下。那位二战期间诞生在远东的极道巅峰,真是可怕的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8405;?#20301;之后,血裔界快一个世纪没诞生极道巅峰了。极道倒是常见,虽?#30340;?#26159;难?#35828;悖?#20294;血裔界不会出现极道断绝的现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战乱年代也罢,承平日久也罢,全球血裔界总是会有一尊极道或几尊极道存在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极道巅峰,这个境界的高手,纵观全世界的历史,只会出现在一个时代:战乱时代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比如清末的无双?#20132;輳?#27604;如民国时代的妖道忘尘,比如中世纪时那位打崩教廷的大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把她交给我,你的事我不插手。”李佩云提出自己的条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,我改主意了,既然你自己撞上来,那就一起走吧。”血骑士咧嘴笑起来:“你们中国有句话叫做:天堂?#26032;?#20320;不走,地狱无门自来投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中文说的不错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6263;?#28982;,我年少时在两华寺待过几个月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骑士漫不经心的?#30446;?#26080;形无质的意之剑:“这个对我没?#33579;?#39569;士的意志,不可撼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偷袭无果,李佩云不废话,直接操着气之剑杀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双方战况激烈之际,商务车里,库尔特·卡舒布终于不装死了,他一个挺尸跃起,冲出商务车,拔腿就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真是静如处子动如脱?#33579;?#37027;速度,李羡鱼都唯有惊叹危急关头是真能激发人体潜能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尖锐的啸声响起,直追库尔特·卡舒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暗中亮起弧形刀光,噗噗....血肉被割开的声音,然后是飞溅的鲜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特尔·卡舒布双腿溅出一道道血线,?#24597;?#34987;砍断,膝盖骨被斩碎,就那么一瞬间,双腿的?#19997;?#36215;码二十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尔特摔在地上,神情绝望,身下鲜血晕染开,他还是想逃,用手爬,在油柏公路拖出血淋淋的痕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把短刀射来,钉住他的双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尔特凄厉惨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别跑,跑了就真没命了。”年轻司机摊开手掌,两柄短刀在他掌心悬浮,倚着商务车,笑容很邪魅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暗暗皱?#36857;?#36825;个黑发褐眼的外国年轻人,刚刚出手的瞬间,气机波动明明是顶尖S级,或许在顶尖S级这个领域里不算佼佼者,大概就是宫本秀吉和埃里克那个级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现在,他的气机又回落了,只是高级员工境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有特殊手?#25105;?#34255;气机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库尔特盯着短刀看了片刻,嘴皮子在哆嗦:“?#30634;?#32773;,里昂·朗杰斯。连你也背叛教廷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昂“嗯哼”一声:“这是必然的啊,我是老大一手带起来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眼李羡鱼,吓唬他:“你要是敢跑,我就划花你的?#22330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两把短刀如有灵性,飞过来,绕着李羡鱼飞舞,最后?#37117;?#23545;准他的?#22330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舍得吗?”李羡鱼仰起?#24120;?#24448;前走了一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短?#35835;?#21051;后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昂一脸无语的表情:“你真不怕自?#27627;?#33457;啊,你这样靠脸吃饭的女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不心疼,你尽管来。”李羡鱼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可我心疼啊....里昂心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看要不这样,我肯定不会把今晚的事说出去,你?#22836;?#25105;走吧。我又不是你们欧洲人,打完比赛我就要回中国了。”李羡鱼打算用美人计说服对?#21073;?#23567;伙子看起来很觊觎我?#37070;?#30340;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不行,你别想走,正好我没娶老婆,你就留在欧洲跟我结婚好了。”里昂笑嘻嘻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可是你老大?#30333;?#30340;女人,在我们中国,跟老大抢女人是要三?#35835;?#27934;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未必,”里昂嘿了一声:“你没听说过血骑士吗?血骑士为?#26494;?#25134;而生,为?#22836;?#32780;生,他是正义的伙伴,是主最忠诚的使者,把一生都献给了主。不近女色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们还背叛教廷?”李羡鱼一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?#25788;?#40664;了,没有回答这个问题,转移话题:“我是?#30634;?#32773;里昂,你嫁给我肯定不亏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30634;?#32773;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没说过我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昂一副很受打击的样子,找理由说:“肯定是因为你出身散修,眼界太低,不知道我也正常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才眼界低,我可是血裔界最大的妖二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的奶,下面是我,中间没有多余的传人,可不就是妖二代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连血骑士都没说过,更别说什?#31383;瞪?#32773;,甚至对教廷这个组织的概念都很模糊,只知道是世界第一大教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今年6月?#20934;?#25215;无双?#20132;輳?#21040;现在11月,满打满算也就五个月,中间还?#19968;?#20004;个月。他真正的历练也就三个月而已,理清中国血裔界错综复杂的势力便已经很费劲,哪有精力去关注国外的血裔界势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眼睛转动,娇哼一声:“骗人的,刚刚你老大还说要杀我灭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里昂耸耸肩:“所以啊,你不想被?#26494;?#28781;口,就嫁给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滚,轮jian都轮不到你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套不出话来,李羡鱼有点恼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你们抓库尔特是为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查一件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能告诉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.......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瞥了眼库尔特,心说要不趁现在现出鬼畜传人原?#21361;?#21163;走库尔特,然后帮李佩云迅速打败血骑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我和李佩云联手,绝对不是这个什?#31383;瞪?#32773;?#33073;?#39569;士能抗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行,我要是现出原?#21361;?#26446;佩云的气之剑第一时间就砍向我,绝对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确做法应该是带着库尔特跑路,这样的话,最多就是暴露实力,以秀儿的智商未必能想到自己,没准还会帮忙牵制血骑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这波“背叛”肯定会在他心里留刺,算是友尽了,以后再想坑他就难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权衡利弊之后,李羡鱼打算出手,自称?#30634;?#32773;的小哥势力撑死了触摸到顶尖S级门槛,不足为虑。而血骑士的异能不是速度类型,不见得能追上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动手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念头刚起,远处战况激烈的那边,忽然传来强大的精神力波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骑?#21487;?#21518;骤然间浮现一位金发碧眼的半透明女子,身后展开漆黑色羽翼,她仰天咆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无形无质的精神力波动形成狂潮,肆意汹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眼前一黑,头疼欲裂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近距离直面精神风暴的李佩云更惨,他的元神直接被轰出体外,宛如在狂风中晃动的泡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意之剑赋予了他极强的元神韧性,下一刻,他元神回到了体内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血骑士趁机把几道气机弹入李佩云体内,封住他的周身关节和气海,封印手法与中国血裔界不同,中国的封印法是封气海和经脉,血骑士封的是关节和气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被俘虏了。”血骑士嘴角微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羡鱼按着头,太阳穴突突突的疼,精神力是他的弱点,这一下算是被正中要害,但他顾不得头疼,双眼布满血丝,死死盯着?#25104;?#40657;翼的金发女子:“堕....天使!”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