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他从暖风来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百七十三章 王向春的眼光和远见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向春正是此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年来,随着建筑市场增速趋缓,同时,国内区域经济发展的不平衡也导致资源的流动和转移。在这种情况下,建筑企业要保持可持续发展,必然要寻找更广阔的发展空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建筑企业从被动跟风走出去,到如今必须主动向外走才有出路,期间,经历了无数次残酷的市场考验。前些年,他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,积极拓展国内市场,并取得了一定的成效,可国内建筑公司比比皆是,多如牛毛,往往一个工程?#19979;恚?#39532;上就有无数的国企、民企、私企前去竞争,可僧多肉少,为了中标,建筑企业之间故意压价让利,相互排挤的不正当竞争现象屡见不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向春因此萌生了大力开拓海外市场的念头,这些年,不少建筑强企已经走在公司前面,加大了对海外业务的投入,想率先占领国际建筑市场。作为素?#23567;?#24314;筑铁军’之称的龙建集团的领?#36153;潁?#19968;公司自然不?#20107;?#20110;人后,他深知,早出去早受益的道理。而他,这个新中国培养起来的建筑人,也有着一颗不甘寂寞的雄心,他想在任职期间,把公司的海外业务版图从亚洲和中东拓展到更广阔的天地中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海外业务,对人才的需求和要求也就更高。在国际化的竞争背景下,像长安这样出类拔萃的?#26149;?#22411;人才简直就是企业的无价之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所以,他才会这般迫不及待的想扶她?#19979;恚?#22240;为公司里能够派出去独挡一面的优秀项目经理,管理人员实在是太少太少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向春向长安态度坦诚地谈了自己的想法和目标,“长安,如果你只是一个能力普通的员工,我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去为难你,可你,你不?#21069;。?#20320;业务能力超卓,处事果决,有魄力,再加上?#38469;?#20986;身,在基层略微磨砺一番,你就单特孑立,大放光芒,易工当年向我推荐你的时候,就曾说过,你不是一个甘于平凡的人,你志向高远,眼界开阔,非一般人所能及。这些年来你的表现,也恰恰证明了这一点。长安,你现在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,若是因为家庭原因止步不前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顿了顿,眼神深邃地看着长安,“不仅对公司是一个巨大的损失,而且,也浪费了你的能力和才华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的思绪处于一片混?#19994;?#20013;,王向春说的每一句话,每一个字像电影里面的台词一样,在她的脑海中不停地闪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有王向春说的那?#26149;?#21527;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天来,不止一个人私下里拉拢她,并许以高薪、职位等等诱人条件,想把她挖到其他单位去,她以为是单位间的竞争,没想到还牵扯到海外业务这一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思忖片刻,轻轻点头,?#25300;一?#22909;好考虑的,王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向春拍拍她的肩膊,安慰说:“回去好好和严排长商?#21487;?#37327;,他是个明事理的人,想必不会因为晚几年要宝宝就同你?#32844;傘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的嘴角露出一丝苦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严臻自然不会为难她,可看不惯她,要同她闹的,却是大有人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公司开了一天会,下班时,面露倦色的长安走出公司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姐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讶然抬头,看到?#32321;?#19968;辆熟悉的黑色汽?#36947;?#25506;出长宁的?#28304;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微笑着小跑过去,“你来之前怎么也不打个电话,我万一出去了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打了呀,你不接我有什?#31383;?#27861;。?#32972;?#23425;不满地指指她的口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从外套?#36947;?#25343;出?#21482;?#19968;看,不禁歉疚地笑了,“开会关静音了,没听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会调震动啊,笨死了。?#32972;?#23425;把她那部老旧的?#21482;?#25343;在手里戳了半天,又悻悻然地丢给她,?#21543;?#30772;?#21482;?#21834;,连触屏?#38469;?#28789;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低头一看,可不是吗,?#21482;?#23631;?#32531;?#20046;乎的,没一丝变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到今天也没什么人打电话过来,于?#21069;咽只?#25571;回?#36947;錚?#31561;着回?#20197;?#40723;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朝长宁身边的驾驶位瞥了一眼,“怎么就你一个人,温子墨呢?#20426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00;以?#36825;儿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身后传来一声温润悦耳的男声,她吓得赫然转身,望向来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许久不见的温子墨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衫和深灰色的西裤立在那里,夕阳的霞光照在他俊美的?#25104;希?#24341;得附近的路人纷纷回眸关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154;!?#20182;抬起那双子夜般漆黑的眼睛睃了睃长安,把手里的矿泉水递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接过水瓶,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笑了笑,一扬手,把另外一瓶朝长宁扔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宁惊呼一声,狼狈的从车窗里探出半个身子,把那瓶水接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瞪着温子墨,嘴里小声嘟哝:“见色轻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眯起眼睛,转身就在长宁饱满的额头上敲了一下,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句试试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宁捂着头,大声嚷道:“不许使用暴力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欺身上前,抱住长宁的头就揉了起来,“就打你,打你这个嘴欠的,有本事你告?#24050;劍?#21578;?#24050;劍 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9100;让取?#23376;墨哥,你看着她欺负我!?#32972;?#23425;规整的短发被揉得像鸡窝头一样,长安看到后,双手叉腰,哈哈大笑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宛如被定住的木偶,眼珠一错不错地望着晚霞中笑得肆意欢快的女子,这一刻的美好,像是烙画一样,深深地刻在她的?#19988;?#37324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接下来,长安他们去律所接了凌?#20445;?#19968;起去?#26149;?#36335;上的西餐厅聚了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程路上,长宁因为肠胃?#32531;茫?#34987;温子墨最先送回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下车叮嘱长宁几句,等说完了,她趴在车窗边,对?#36947;?#30340;温子墨说:“子墨,我坐地铁回去,你不用特意送我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和她住在城市的两端,跑上一趟颇费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深邃的目光在她?#25104;?#23450;了定,而后,一言不发地侧身过去,推开副驾驶的?#24471;牛?#19978;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?#19981;?#22312;犹豫,长宁却推了她一把,“矫情个啥,子墨哥又不是外人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无奈,?#32531;?#19978;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路上,两人听着音乐,聊了些在?#36153;?#26102;的趣事,倒也没觉得时间?#23547;盡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车子?#23637;?#19968;道弯,远远的,就望见部队那火红的八一军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到了,就是这个院子。?#32972;?#23433;指着?#32321;?#39640;高的围墙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点点头,将车停靠在大院的门岗外面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你,?#19968;?#21435;了。?#32972;?#23433;跳下车,朝温子墨挥挥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?#35789;?#24847;她稍等,他弯腰在后座上摸了摸,拿了一个黑色的丝绒盒子,跟着下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宁宁送你的礼物,他落在后座了。”温子墨把盒子递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长安接过去,打开一看,嘴角一翘,甜甜地笑了,“这小子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6164;?#30418;里躺着一个憨态可掬的小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她和宁宁,属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温子墨刚扬起手想和她告别,却看到路旁的门岗处冲过来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妇女,她上来就夺走长安的?#36164;?#30418;,指着长安的鼻子破口大骂:“你这个贱货,敢背着臻臻偷人!”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