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小城女律师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百四十二章 终于调解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                她刚才当场就想答应了,只是记起黄一曦在路上的吩咐,说不经过她点?#32321;?#24212;答,所以一直忍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东江区是老城区,要拆迁的地方不少,很多地方,比如黄一曦现在住的地方,二十年前就说要拆迁了,到现在还是没有具体日期,而张自力儿子名下那一套的地方,据黄一曦所掌握的信息,没有拆迁的动向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要知道这些日子,黄一曦可以跟着两个建筑大师混了不少时间,整个白水州的动向,掌握得七七八入,当然,世事无绝对,黄一曦也不敢打包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马上过户?”
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看着张自力,她不认为张自力提出这个办法真的是对李红霞着想,如果真的话,刚才就可以当场说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自力搓搓手,一时不敢看着黄一曦了然的目光,“那套房子不在我的名下,在我儿子的名下,我们现在先把调解书签了,再去办理过户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呵呵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儿子不是就在外面车上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李红霞刚才走出去后,黄一曦懒得和王理还有李丽娥对看,哪怕外面下着小雨,她也走出去逛了一圈,正好看到张自力的儿子从车上下来伸懒腰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自力有点意外,不过人老成精,“没错,我儿子是在外面,但他老婆今天出差了,真的没法立刻办手续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证实,他还在法官的眼皮底下打个电话给妻子,问清妻子真的在外省,不过电话里她也同时了由张自力的儿子全权处置这套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总觉得没那么简单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没事,反正都是要办手续,等你儿媳妇回来再办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敌动我不动,着急的又不是李红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自力自然不肯,他和王理还有李丽娥,拉着李红霞劝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红霞左右为难,正在这时,张自力的儿子进来,“阿姨,我也知道这些年来你也不容易,可是你也知道,我爸现在就这一个愿望了,您要是真的对我?#21482;?#26377;点感情,今天把事情办了,让我爸安安心心地过完最后一个年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张自力的儿子也是生意人,情商不是一般的,进来第一句话,就是打温情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是无法拒绝的理由。

                  在李红霞的印象中,她对这个继子没有意见,不打她不骂她,见面客客气气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他也从没有叫过她一声母亲,都是阿姨代替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红霞迟疑地看着这个继子,不敢说不,也不敢直接答应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自力的儿子明白还差点火侯,“阿姨,您也知道,那房子里面,也有我的一些私人用品,您得给我几天让我把房子里的东西清出来,再说现在中午,行政服务中心也下班了,等明年行政中心一上班,我们就一起办手续,?#20197;?#25226;钥匙交给你,阿姨,你就放心吧,怎么说我们也一起生活这么多年,也没什么大的冲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张自力的儿子长得斯文白皙,还带一幅眼镜,说的话挺让人信服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不是以最大的恶意揣测人心,她其实不太放心,长得斯文的人不少,败类也很多。

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一声阿姨,就抚烫了李红霞的五脏六腑,她无声地点点头,同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当事人?#25954;?#20102;,黄一曦再坚持,显得有点无理取闹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要按黄一曦的性子,此时应该甩手不干了,可是手上的委托代理手续重千斤,她只能屈从地同意,不过她也留了一个心眼,要求在调解书上的财产分割条款清楚地写明,张自力的儿子已经取得他妻子的同意,如果他没有配合办理过户手续,那么李红霞有权就这份调解书申请法院执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并且要求在调解?#20107;?#19978;注明调解时张自力的儿子和他妻子通话的过程和结果。

                  事情总算完满解决。

                  从寒窟一样的法庭出来,黄一曦看到商洛宇的车就疼在法院外面,林舒芳坐在后排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看到李红霞,林舒芳打开?#24471;?#27491;欲点头打招呼,却被黄一曦关上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开车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进了副驾驶室,黄一曦让商洛宇赶紧开车,她不想让妈妈再和李红霞寒喧,她有一种预感,这事不可能这么简单结束,张自力早就知道李红霞那点卑微的要求,请了两波律师,又不知道花了多少代价沟通了法院,最后能这么心平气和送给李红霞一套房子?

                  商洛宇早就对李红霞没有好感,闻言也不停顿,一踩油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妈,您别说了,我饿了。”黄一曦打断林舒芳的未开口的话,撒娇地转移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听说女儿饿了,林舒芳也顾不得问,急忙从包子拿出保温瓶,“先喝点热水,再?#24895;?#28857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点点头,接过保温瓶,却听后面喵喵地响,她转头一看,乖?#38405;?#20010;咚咚,花花和黄黄正蹲在后排上,一只一边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喵喵喵……”一见黄一曦,花花就跳到座位背上,恶狠狠地挠了黄一曦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还嫌等我太久?”黄一曦一手?#30446;?#33457;花,扯出安全带系上,“再闹的话把你留在家里,我只带黄黄回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花花气得又挠了她几下,跳到林舒芳怀里喵喵喵地告状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孩子,你就欺负她。”林舒芳哭笑不得,赶紧从袋子里掏炸的鱼骨头安慰她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还成精了,懂得找?#21487;健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伸出手,戳了她一眼,?#32456;?#24320;手,理直气壮地找林舒芳,“我也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昨天邱茜燕过来,送了一堆新鲜的海鱼,黄一曦要给钱她也不肯拿,后来林舒芳拿两个大红包给她儿子。

                  那些海鱼商洛宇带了一半回家,黄一曦又送了一些去于秋和吴美丽家里,剩下的炸了一部分带回家,那些大鱼的骨头也另外炸了给花花和黄黄吃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这个惫懒货。”林舒芳紧张地瞄商洛宇一眼,那小子正一脸宠溺地看着黄一曦,“累了?饿了?喝完水点心吃两块垫垫肚子就好,那边有切好的水果,你拿出来吃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饿,气饱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黄一曦气鼓鼓地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两次和李红霞来开庭,都很不舒服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听到黄一曦描述事情的经过,商洛宇脸也沉下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别生气了,以后她就知道她错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商洛宇一听就知道,这事情,?#23545;?#27809;完。

                  李红霞选择了一条不写一写万字的路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