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历史小说 » 问道章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二百三十五章 攻城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楚国与吴越浦州相对的,则是南句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句州内封君密布,又有国君亲信白罗,占据芝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城位于浦水上游,北有山而南有水,东得群舒封君拱卫,可称占尽地利,城中驻兵上万,也是面对吴越的保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浦上封君惨败或者投诚,吴越入侵,?#35828;?#20415;是最后一道防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在浦西封君们原本的军议中,根本就没有招惹这个庞然大物的打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能攻下舒宗君之封邑,掠夺?#29976;?#20154;口,便已经心满意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芷山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军逶迤而出,经过白芷君封地之时,这位盟主陆续增兵,此时有兵卒四千,加上其它三位封君的人马,大军过万,无边无际,黑压压一片,带给人强大的压迫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上万人,与上万大军,还是十分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不论行军还是扎营,都有强烈的铁血煞气与人道气运盘旋,可辟鬼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了白芷山道之后,就进入舒宗君封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里是兵家必争之地,舒宗君于路口建烽火台,又有哨岗关卡,于交通要道遍设营寨,守卒不多,只有几十上百人,见到敌人大军到来,立即点燃烽火,警戒后方,又双股战战,握着兵器,要拼命为后方争取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以一隅之地,百人之兵,抵挡万人,无异痴人说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冲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冲上去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方近万大军压阵,段玉调动武成军上前,命令五毒都进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8006;?#21355;被他留作督军,龙蛇、水蛟二都为左右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刚刚训练出来的新卒,不见过血,经历战阵,终究不能成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若初阵就面对高烈度作战,也容易死伤惨重,这小小的攻防战却是正好?#32321;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后方三个封君有着以此消耗武成军实力的打算,但他们怎么知晓段玉的心思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路的小寨关卡,正好?#26790;?#25104;军新卒轮流上前,蹭点经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兵法有云,十则围之,历来攻城之军,起码要为守城之军的数倍乃至十数倍,因为守方有城墙,居高临下,占尽地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此时大军开来,有数十倍乃至百倍的兵员优势,?#23545;?#26395;去,旗帜如云,长戟如林,立即就将守军气势死死压制,这是占了人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杀了半日之后,程金就来禀告:“主君,已经攻破营寨,俘虏五十一人,我方阵亡十七人,轻重伤三十余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善,继续前进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关卡是封锁白芷山道的前沿,再往后,防御反而削弱,大致就是哨所的级别,直到舒宗君的城邑为止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命着进军,一路连连拔寨,大军兵锋所指,几乎没有一合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周围的楚国乡民,不论国人野人,见到这一幕都是避之不及,还有逃亡深山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作为边境之民,他们对于袭扰之战是习惯了,自有一套保命的应对方法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是万人侵略还是少见,不由就有些不妙之预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第三日,大军开到舒宗城邑之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城邑甚大,外郭周长四里,城垣高三丈,厚也有两丈,内有户六千,更因为之前烽火传警,舒宗君有了防备,召集各乡兵卒防御,集兵两千五百,四门紧闭,防御森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此城坚固,又有守卒两千五百之数,曲胥君要损失惨重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万人军阵核心,白芷等封君对视一眼,都有些奸计得?#35757;目旄小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时,就见段玉戎装而来,都挤出笑容,上前迎接:“曲胥君威武,连连攻城掠地,我?#25200;?#26381;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少来这些虚的!”段玉却是眼睛一瞪:“说?#30431;?#23478;攻城,我军一路当先锋,已经略有折损,这次总得你们上了吧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芷君冷眼斜瞥,见到段玉身后诸将面有不忿之色,知道自己这一方的确不能做得太过火,否则逼急了对方,大可扬长而去,甚至闹一场火并,徒然让舒宗君看了笑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们这?#25569;?#27491;的目的,还是进攻群舒封地,获得利益,削弱曲胥君不过附带,甚至都没有?#20204;?#32997;君死在这里的想法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也隐约查知此种态度,不由心里?#25932;Α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是他,肯定不论三七二十一,先消灭敌人再说,后续如何,后续再考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这些封君习惯了高高在上,却又首鼠两端,?#22312;?#36149;族,甚至与敌方交战,纵然俘虏了首脑,也是尽量不?#20445;?#36716;而索要赎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是贵族风度,实际上不过是老朽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或者说,形成了某些潜规则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这是分封制必然带来的,若段玉势大,手下封臣也会慢慢如此,但此时却?#21069;?#33050;石,自然毫不犹豫地踢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也罢,攻城之举,自然是我们四家轮流来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视了一眼之后,朱鸢封君笑道:“不过目前,我们先扎下大营,还要赶制攻城器械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下大军就寻了空地扎营,白芷君读过兵书,治军还是极有章法,让各营以沟壑相隔,营盘也扎得极是坚固,又命工匠赶制攻城器械,一副好整余暇的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实际上也是如此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正?#25377;?#31181;时节,楚国封君们要召集国人,征辟大军来援,起码需要半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舒宗君有城池,有守卒,有?#29976;常?#25745;过一个?#25504;?#35813;问题不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……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到了第三日,攻城开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伴随着战鼓声,一波波的兵卒举着盾牌,?#30333;?#31661;雨前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先是堵上城郭外围的壕沟,旋即搭上云梯,?#36335;?#19968;行?#26032;煲习?#29228;上,这就叫蚁附攻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城上的兵卒则是不断向下射箭,砸下巨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423;?#26377;爬上城墙的,立即就被长矛从四面八方刺来,寡不敌众,扎成血葫芦般,一路惨叫着跌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军队,虽然不算乌合之众,但也就这样了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秦飞鱼纵观全场,很是不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若按此法攻城,起码需要围上一月,到时候舒巢、舒鲍援军到来,我们就只能无功而返,最多沿途劫?#26377;?#20065;里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往昔封君们大战,也就这个水准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曲易、朱鸢之兵,装备尚可,战意不高,唯有白?#28006;?#20853;,算有勇气,只是失之军纪……”秦飞鱼又望了几眼,叹息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飞鱼你?#20204;?#22269;之兵,乃至?#28006;?#21355;精卒跟他们比,自然相形见绌……”段玉大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庆国位于四战之地,陆师精锐天下闻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而这四家上万的联军,连吴越国一流都算不上,只是二流水准,自然怎么看怎么不顺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聊了两句之后,就说到正题:“城中布置如何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请主君放心,武嵇本来就在楚地生活过,学得楚音,扮做庆国行商没有丝毫破绽……”秦飞鱼低声肃穆道:“其女留在封地,又有我方精锐随行,忠诚上也没有问题。到时候里应外合,必能令城防出?#21046;?#32509;,当然……等上几日,令守城士卒疲惫之后,效果更佳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此就好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颌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古代,若是没有火炮等攻城利器,要打下城池极为艰难,往往就有十万大军围城数年,依旧不得攻破的例子。必须等到城内缺粮,方可不战而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因为城池坚固,安全,因此附近人口、财富,都是不断向城池汇聚,乡野之中反而没?#38431;?#27700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想要大捞一笔,就必须破城,但死伤惨重,也是难以承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除此之外,只有施展攻心之计,令城内守军自动开城投降,又或者?#31456;?#22904;细,暗中献城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,这个世界有着非凡之力,又是不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段玉想破此城,只要命令秦飞鱼带着暗藏的龙蛇精兵,不计死?#35828;?#20914;一波,再配合大军全线猛攻,一日必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能减少损伤,又何必如此呢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将?#28006;?#21355;暗藏,只是作为督军,命武成军不断攻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七日下来,各家损失数百,而城中守军也是疲惫不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营帐之内,四位封君再?#20301;?#32858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探子来报,舒巢君、舒鲍君已经各起兵三千来援!三日内必至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曲易君望着面前的美酒珍馐,完全失去了胃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朱鸢君也是?#25104;?#38452;沉:“想不到城中抵抗如此顽强,必须马上攻下这城!否则就得撤退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损失这许多人马,却要灰溜溜撤走,纵然能抢劫周围乡里,还是令他有些不甘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城中经过七日,守卒也很困倦……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芷君举着酒爵,突然望向段玉:“我观武成军进退有据,实是精锐,更听闻曲胥君当日立威,一日破胥家坞堡,可见手下必有陷阵敢死之士,这次攻城,就得仰仗曲胥君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么一说,曲易、朱鸢二君也连连称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?#20405;?#20116;百?#35828;?#31934;锐一直没有动用,他们可看在眼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实际上,对此也十分理解,他?#20146;?#24049;同样留着数百下了血本的精锐人马,关键时刻,或者破军杀将,或者护卫?#20248;埽?#26159;最后的?#30528;疲?#20043;前也没有拿出来攻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本君为主力,那本君有什么好处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握着酒爵,嘴角笑容莫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00;?#31561;不是早有划分,城?#28006;?#21518;,金银珠玉,都是你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到段玉有妥协之意,朱鸢君立即来了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够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段玉摇摇头:“还有城中粮库、武库、得优先供应我军,何如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既然如此,那一言为定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白芷君一锤定音地道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乒乓球游戏 绍兴市福利彩票官网 今晚体彩p3试机号 163网易彩票 双色球四五红球尾数差 17500乐彩网 qq刮刮乐dizhi 567900奇人透码特 广西快乐十分走势图 新疆时时彩四星开奖号走势图 178彩票走势图表大全 3d字谜 彩客网比分直播电脑版 吉林快3形态走势图一定牛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