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诏狱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素办事,杨广从来都很放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杨广能登基,少不了杨素出力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素闻言恭敬退去,瞧着富饶繁华的江都,彩旗飘飘十几里,轻轻一叹:“陛下?#24425;?#26377;苦自知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后杨素突破音爆,向着洛阳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府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瞧着眼前聚合一处,排列整齐的两千军机秘府侍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一边乃是牵机营的几十位汉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运河图纸丢失,事情的重要?#21592;?#23448;就不多说了,你等自?#21512;?#24819;也能明白”张百仁不紧不慢道:?#29256;?#34382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官在”骁虎恭敬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发动所?#37266;?#32447;,以洛阳、江都为中心,寻找全部可疑之人”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”骁虎领着一千人走出张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瞧着牵机营的士兵:“你?#39286;?#26159;本官手中的王牌,?#39286;?#20204;什么时候都突破易骨之境,便是你等执行任务之时,如今暂且努力修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9256;?#40857;,你带着一千人留在府中策应”张百仁开口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”骁龙点点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瞧着牵机营的秘卫首领:?#30333;?#19992;无忌?#21069;傘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官听令”一个身披黑袍的男子腰间别着大刀走出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19992;这个姓氏可是罕见,如今牵机营多少人突破易骨了?”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?#25214;?#20379;应材料,已经有十人突破易骨”左丘无忌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十人,倒是快啊,随我走吧”张百仁说完走出了张府,左丘无忌带着手下十?#26494;?#25259;黑袍紧紧跟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素府邸,此时大院中站着一位位黑衣人,?#26377;?#25972;齐默不作声的立在那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些人都是张百仁一般,巡天司真正意义上的核心人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到大门前,有侍卫递上黑色的带帽风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穿上披风,整个人笼罩在披风中,容?#37096;?#19981;真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简直是掩耳盗铃,军机秘府个子这?#31383;?#30340;除了?#19968;?#26377;谁”张百仁心中嗤之?#21592;牵?#19981;过走入大院后却发现自?#21512;?#38169;了,和自己一般高的居然还有三五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站在院子外不说话,气氛压抑至极,便是鸟兽虫鸣都停止了叫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一个时辰,风尘仆仆的杨素走入院子,在其身后侍卫手中端着托盘,托盘上一份份密封的书信摆放整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老规矩,任务就在书信里,大家拿了书信就赶快行动”杨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一一上前拿住书信,二话不说领着手下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身前空荡荡的托盘,张百仁有些无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子,你可是任重而道远,本官将最重要的事情交给你来做,诏狱便交给你看守了,有人?#36824;?#25276;在诏狱中,那群人定然不死心,不曾想居然有活口留下,到时候必然有高手偷袭本官别的话不多说,诏狱重之又重,本官全都托付给你了,若有?#35828;ǜ疑么常?#30452;接杀了就是,本官会在外界接应的”杨素一边说着,身边有侍卫端来一个托盘,上面有一块怪异的令牌,还有一份书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诏狱”张百仁将令牌拿起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付那些叛党,不用留情,尽管下手拷问就是了”杨素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点点头,带着秘卫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走出杨素府邸,张百仁拆开信封,打开纸张,里面两个大字苍劲有力,盖着印‘诏狱’二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瞧?#26494;?#36793;的秘卫一眼:?#30333;擼?#21435;诏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监狱也分三六九等的,有普通牢房,有地?#20301;?#26377;天牢以及凌驾于地牢天牢之上的秘密诏狱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普通牢房关押的自然?#30631;?#36890;人,而天牢关押的是死囚,地牢关押的是重犯,至于?#31532;?#29425;关押的是神祗、妖魔、乱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行?#35828;巧下?#36710;,马车辘轳向着诏狱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诏狱的地点并不是秘密,但却防守最严密,高手最多,甚至于其内的机关乃是墨家高手亲自打造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?#32676;?#38081;大门,两尊石狮子满脸死气的立在诏狱前,两个士兵吊儿郎当的站在那里,面红耳赤的不知道在争执着什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远远瞧见马车停下,出来十几位黑袍人,二人瞬间面色严肃起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不缓不急的走在前面,容貌笼罩在黑袍中,唯有一只手掌拿着令牌显?#35835;?#20986;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诏狱令牌,侍卫立即恭敬道:“大人请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着话,二人敲了?#20040;?#38376;,带?#24515;持止?#24322;的?#19979;桑?#22823;门缓缓打开,张百仁带着侍卫正要走入,却是一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四五平方米的屋子,里面空荡荡的,什么也没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似乎知道张百仁想些什么,侍卫嘿嘿一笑:“大人是第一?#21355;窗桑?#35791;狱在地下,这间屋子不过是梯子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张百仁皱了皱眉,走入屋子里。但见大门缓缓关闭,然后屋子一阵震动,开始下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概过了三十多个呼吸,大门打开,一股阴冷的潮气扑面而来,地洞中怪石嶙峋,数不清的火把点燃,?#25214;?#30340;地洞晦涩不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!”不等张百仁打量完,一边有守卫开口:“?#39592;?#22823;人验证信物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令牌、书信缺一不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张百仁的手令,那侍卫一愣:“原来是巡天司的大人,?#39592;?#22823;人请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领着侍卫走了出来,瞧着一望无际的长廊,狼哭鬼嚎之声传出,惨叫不止,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前些日子压来的重犯,关在什么地方?”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随我来”侍卫瞧着张百仁,伸出手在前面领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跟在侍卫身后,脚下是青石?#21497;?#30340;地面,一道道分岔不断出现在眼前,腥臭味阵阵扑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路上看到了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囚犯,周身血渍斑斑,还有一些囚犯的人皮?#35805;?#19979;,在地上打滚迟迟不能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真是一个糟糕的地方”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官对这里熟悉了,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,?#36335;?#35265;多麻木了”领路的侍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单单关押着人,张百仁还看到了一只只野兽,周身妖气纵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些妖兽作恶多端,被军机秘府拿住关押?#35828;兀?#21482;待日后炮制做?#25797;?#39135;供陛下以及众位大臣享用,大人可千万莫要小瞧这些畜生,他们可都是纵横一方的妖王,甚至于可以画皮乃至于变换人形”侍卫不断为张百仁介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狼妖、虎妖、兔妖等等,只要你能想到的动物,都能在这里看到,这就是一个动物?#21834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,就在前面了”侍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沿途走过,妖兽咆哮?#32531;穡?#20914;击着牢门,却只能在笼子里?#23601;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天?#38382;?#22696;家巨子亲自设计,这些妖兽休想逃出来”侍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点点头,脚步不紧不慢,走了一炷香的时间才与这群妖魔告别,再次来到了人类世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打量那一双双或绝望或桀骜不逊的眼睛,张百仁忽然心中有所触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巡天司督尉来了”侍卫朝着里面喊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270;?#37324;面几十位身穿盔甲的侍卫跑出来,对着张百仁恭敬一礼:“我等见过大人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铁甲不是凡铁,穿戴铁甲的人也不?#30631;?#36890;人,都是易骨境界的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”张百仁点点头:“各安其位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前些日子压来的犯人呢?”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双眼睛打量着囚牢,都是铁栏杆分隔而成,想来是朝廷也为了省下一些材料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在这边”侍卫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走了十几个牢笼,就听到一阵阵惨叫声传来,伴随着皮鞭抽打之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随着?#25335;?#24352;百仁看到了一个牢笼中锁着十几位犯人,此时或昏厥或面带痛苦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审问之地与关押犯人之地不在一个地方,而是另有房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在外面站定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沈阳市福彩中心在哪里 中国竞彩网首页胜平负 北京快三开最快开奖结果 克里斯丁欢乐生肖 黄大仙二肖中特图 云南快乐十分出奖结果 英雄联盟是电子游戏吗 北京pk10走势下载 北京赛车开奖结果pk10 新时时彩一星直选 广西快乐十分历史记录 天下彩票 河北20选5中奖注数 快乐10分合买 2019两码中特期期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