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两百二十七章 呼风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极端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极端其实与强迫症有些类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?#20160;?#19981;感觉自己很极端,不就是杀了几个人吗?与其等着这些?#19968;?#23648;杀大隋子民,倒不如提前将这些?#19968;?#20840;宰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然了,这种想法有些不讲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你总不能说看一个人长得像罪犯,为了防止他未来犯罪,将其给杀了吧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抚摸?#31181;?#30340;剑柄,眼中?#20102;?#30528;?#20102;跡骸?#21487;契丹人不单单长得像是罪犯,根本就是罪犯!只要给他机会,肯定会祸害?#35828;摹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小先生,那些混账逃出关外了!”宋?#20185;?#19981;知道从哪里钻了出张百仁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逃出关外了?你没开玩笑?如今突厥大军就在城外,你和我说那伙人逃出了关外?”张百仁一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本来各地确实是封锁了,但偏偏那突厥人中有一位精通遁术的高手,眼睁睁的在咱们眼皮子底下钻入了大地中逃跑了”宋?#20185;?#33510;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遁术?我?#36947;仙?#20320;莫要和我开玩笑!这世上真的有遁术?而?#19968;?#26159;遁地的遁术?”张百仁眼?#26032;?#26159;不解:“肉身如何可以钻入地下潜行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25720;了摸鼻子:“倒也不是不能理解,说不得那个荒山野庙便有上古传承,遗漏了一两手上古神通,小先生的困仙绳在我等眼中不也近乎于不可思议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摸了摸鼻子,有些无语,他忽然想到了诛仙四剑的剑胎,还有头上的发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行了!行了!可曾留下什么破绽?”张百仁转移话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诺!”宋?#20185;?#33258;怀中掏出了一卷图?#21073;骸?#20845;张画像都在这里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接过画像,一一扫过后将画像递给了宋?#20185;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留着吧”宋?#20185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指了指自家脑袋,没有多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33258;怀中小心翼翼掏出了一只粉嫩的老鼠,递到了张百仁眼前,还有一个黑色的香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张百?#26159;?#30528;粉红色的老鼠,对于老鼠他从来不感冒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追踪敌?#35828;?#22909;东西啊,那些?#19968;?#21507;?#20284;?#39321;,只要这伙人走过的地?#21073;?#37117;瞒不过这小?#19968;鎩?#23435;?#20185;?#23558;小老鼠塞入张百仁?#31181;校骸?#36825;可是好东西,培育一只相当不易,你莫要叫其死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?#23454;?#28857;头,将小老鼠与香囊塞入了一个口袋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塞外风沙不断,对方若是洗澡怎?#31383;歟俊?#24352;百仁看着宋?#20185;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4049;?#20320;说了,这伙人把奇香吃到了肚子里,已经融入对方的五脏六腑、筋骨血液之中,对方走路就一定会出汗,一旦出汗就会留下香气”宋?#20185;?#24471;意道:“咱们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将奇香撒在这伙?#35828;囊?#26381;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带我去这伙人遁走之处”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跟我来!”二人来到一处偏僻的城楼前,指着脚下略带松软的土地道:“就是从这里遁走的,你遇见对方之时出手一定要快,千万不能给对方施展遁术的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里距离战场很远,怎么会选择从这里遁走?对方怕不是冲着战场去的”张百仁翻身?#19979;恚?#39550;驭着马匹冲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,小先生你等等,还有侍卫要随你一起去!路上也好有个照应!”宋?#20185;?#36830;忙喊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必了!”张百仁话语?#23545;?#30340;在风中传来:“我若是对付不来,再多侍卫也没用,反而会惊动对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出了关外,张百?#26159;?#30528;眼前小山丘,还有远处一望无?#23454;?#40644;沙,眼?#26032;?#20986;点点杀机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如今凛冬,二月春风才过,眼前依旧是一片荒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到半路堵他们,这伙人若是胆敢与突厥大队人马汇合,正中我心思!”张百?#20160;?#39532;奔驰,遥遥看着撤?#35828;?#31361;厥人马,张百仁皱眉?#20102;跡骸?#20284;乎有些不对劲啊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确实不对劲,因为突厥人马呼啸远去,丝毫没有等候的意思!张百?#20160;?#39532;狂奔?#35828;?#26377;三个时?#21073;?#25353;照对方出关的速度来算,单凭脚程能走自己一半就不错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眉头皱起,二话不说调转马头,再次来到了初始出关之处,掏出了袋子里粉红色老鼠放在?#35828;?#19978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听得老鼠吱呀一阵叫?#21073;?#20415;窜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骑马跟在老鼠身后,追了大概一个时?#21073;?#23567;老鼠体力耗尽跑不动了,停在地上歇息,叫张百仁顿时面色一沉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困仙绳一卷,将小老鼠卷了过来,塞入袋子里喂了一颗黄精后,张百仁骑在马上一阵打量,过了一会才道:“不对劲!这伙人去的不是突厥方向,似乎敦?#22836;?#21521;!怪了,这伙?#35828;?#21462;了边防地图不去突厥复命,反而欲要去玉门关一代,当真怪异至极,居然想要跑着去西域!这伙?#35828;?#24213;想要干什么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?#31181;心?#20986;磁石,都说宋朝的四大发明,张百仁来到这方世界当然不介意改变历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出关了!而且走的还是突厥与大隋的?#21796;?#20043;地!莫非那伙人是西突?#23454;?#20154;?但是西突厥?#35828;?#30423;取涿郡边关地图有什么用?根本就解释不通嘛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费劲了心思思忖着这伙?#35828;?#24819;法,却依旧想不出这伙人为什么不直接前往突厥王帐,而是要向着西侧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管对方去哪里,涿郡边关的地图却不能遗落,必须要夺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是夜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将马匹撒开,任凭其寻草吃,自己在寒冷的北风中点燃了一堆柴火,火光在不断跳跃,伴随着阵阵狼嚎,听得人毛骨悚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已经追了有些日子,他就不明白了,自己明明是骑马?#29359;希?#23545;方的速度怎么就那么快!快到自己都?#29359;?#19981;及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身前的火焰,张百仁拿出了水壶喝着清水:“这伙?#35828;?#24213;想要干什么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呼!这是你们逼我的!”张百仁看着火堆,此时月明星稀,大地似乎披上了一层银纱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呼风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眉心之处一抹紫光流转,似乎化为了一个?#20185;?#30340;圆球,怪异符文在流转不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333;?#40857;的神通自从我改良之后,还从未施展过!”张百仁?#31181;?#32467;印,口中念咒,?#20185;?#20809;华逐渐自张百仁眉心之处蔓延,顺着任督二脉流转,过太阴、走夹脊,穿命门,入丹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呼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口气流自口中喷出,只见其身前的火焰被压得极?#20572;?#19968;个拇指大小的?#27785;?#28457;涡缓?#27627;?#36716;,不过是片刻间这漩涡缓缓抬高,居然化为了拳头大小,形成了一个小小的龙卷在张百仁身前急速旋转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术法的本?#26102;?#26159;以人力撬动天地之力,以小博大!”张百仁身前的漩涡在一道道的印诀下沾染了一抹紫光,这一缕紫光加入之后,只见漩涡忽然间一震,似乎发生了微妙的连锁?#20174;Γ?#31455;然?#38431;?#21040;了极其遥远的?#21738;?#20043;中,霎时间一道千丈高的漩涡接天连地,?#36335;?#25277;水机一般,将地面的黄沙卷起,方圆百里都被狂风吹得睁不开眼,黄沙打在脸上犹若刀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口中念咒,指尖一抹?#20185;?#20043;光居然化为了虚幻的龙珠,没入漩涡之内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738;?#20043;中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,?#20040;?#30340;风沙!”一个周身都被笼罩在袍子里的突厥人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风沙来得怪异!”领头男子喝了一口水,看着天空中晴朗明月被风?#27785;?#32617;,面色难看至极:“都一路了,为?#20301;?#27809;有将这?#19968;?#29993;掉!金刚的天耳通告诉我,后面一直有个人在对咱们紧追不舍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隋朝廷的人!咱们要不要暗中设计将其杀掉?”一位突厥武士沉闷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,对方是个高手!拓跋那老?#19968;?#20063;吃了大亏,咱们未必是对手”领头男子摇摇头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南11选5怎么看 捷报网网球比分 开拓者vs尼克斯历史 棋牌乐游戏 阳光报连码专家 足球彩票14场胜负结果 广西11选5计划群 澳洲幸运5彩票控 青海十一选五走势图今日 二分彩走势图 六合彩公式规律 吉林十一选五跨度 2019的码报图最新版 昨天晚上双色球号码 篮球世界杯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