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四百六十八章 我要你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凶巴巴的红拂,张百仁笑了笑:“其实要我助其练成药王真身倒也不难,本官手下缺了几个帮手,你若是愿意投入本座麾下,这件事就算成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闻张百仁此言,李靖顿时面色一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军机秘府虽好,但却见不得光。李靖要做的乃是堂堂正正开创一番事业,一旦加入军机秘府,那自己的名声可全臭了,军机秘府根本就是一个洗不去的污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边红拂勃然变色:“靖哥,我们走!我即便死了,也绝对不能搭上你的前程,决不能为这作恶多?#35828;?#23567;人效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拂性子刚烈,在张百仁的预料之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面带犹豫,左右为难的李靖,张百仁不紧不慢道:“你可想好了,药王真身一旦修炼,便停不下来,早晚要被药性毒死自己。是你的虚名重要,还是红拂的性命重要,你自己考虑清楚。你若真爱红拂,就该为红拂考虑考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闭嘴!”红拂气愤?#30446;?#30528;张百仁:“我即便是死了,也绝对不会受你恩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拖拽李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再看看红拂,面色难看至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在?#21592;?#22066;弄了一句:“李靖,算本官看错你了,没想到你也是?#35828;?#34394;名之辈。红拂为?#22235;?#32972;叛杨公,将生死之置于度外,你这般犹豫对得起红拂的深情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住口!休要巧舌如簧迷惑靖哥!”红拂猛然纵身跃起,一拳向着张百仁打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嗤笑,袖里乾坤张开,区区易骨境界的红拂那里是张百仁对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要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一声惊呼,可惜晚了,红拂已经被张百仁大袖装了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李靖,考虑清楚没?#23567;?#24352;百仁不紧不慢的整理了一下衣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放了红拂”李靖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没权利和我谈条件”张百仁目光淡然,此时场中气氛紧张,一边军机秘府侍?#28010;?#38388;凑过来,拿出腰间弯刀将张百仁隔开,虎视眈眈?#30446;?#30528;李靖与杨玄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莫要冲动!”杨玄感按住李靖的肩膀:“这小子是天下间屈指可数的好手,咱们绝非其对手,千万别冲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周边面露凶光的侍卫,杨玄感苦笑:“都督,何必呢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杨公子,你可别忘了,杨公就是因为红拂而死的”张百仁看着杨玄感:“你为了美色而将杨公生死之仇忘之于脑后,你要我如何说你是好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轻轻一叹,眼?#26032;?#26159;无奈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玄感苦笑,这种情况他还能说什么?即便不能说什么,但也依旧要硬着头皮去说,红拂绝对不能有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还请都督开恩,看在我父亲的面子上,饶了红拂这一回”杨玄感无奈道,他也感觉自己不孝,但没办法,谁?#20982;?#24049;?#19981;?#36825;妮子呢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李靖,你若肯投靠本官,本官还你红拂,相助红拂练成药王真身。你若再继续迟疑,稍后红拂化作?#19968;遙?#21487;莫要怪我心狠手辣,此?#35828;?#22823;包天欲要杀官造反,必须加以严惩。韩擒虎虽然位高权重,但却管不到本官头上”张百仁一?#32972;?#23450;了李靖的样子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其实张百仁也想施以恩惠,慢慢将李靖拉拢过来,但中间有红拂横着,这事情可就难办了,思来想去干脆施展?#20570;?#20043;力威逼对方,然后再慢慢感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,我答应你,但是你先放了红拂!”李靖咬牙切齿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见过不要脸的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,李靖恨不得将张百仁千刀万剐才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等你这句话”张百仁大袖一挥,红拂落在地上,眼?#26032;?#26159;迷蒙,时?#24352;?#26354;叫其懵了心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赶紧上前将红拂扶住,红拂起身道:“靖哥,我们走!我即便是被药王真身反噬致死,也绝不会?#20384;?#20320;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闻言苦笑,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晚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们都退下吧,本官有事情要和李靖单独?#24895;饋?#24352;百仁不紧不慢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靖哥,你”红拂一双眼睛瞬间红了,强忍着泪水,死死的盯着李靖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苦笑:“你们先下去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玄感拉住红拂,退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红拂仿佛?#20061;?#33324;被杨玄感拉着,一双眼睛却盯着李靖,死死的盯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直到二人背影消失,张百仁挥挥手,府中侍卫退下,看着李靖那张阴沉的面孔,张百仁笑着道:“你莫要阴沉着一张脸,加入我军机秘府,也是为大隋效力、为陛下效力,你又何必这般呢。军机秘府虽然名声不好,但做的事情都为了大隋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勉强一笑,看着稚子之年的张百仁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,挥洒自如,心中不知什么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才听张百仁道:“你如今身何职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下官添为殿内?#32972;ぃ?#39550;部员外郎”李靖面色一红,是羞愧的。张百仁小小年纪便已经位高权重,自己三十几岁白活了一把年纪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惜?#22235;?#30340;才华,杨公生前颇为看重你的才华,多次对我提及”张百仁胡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低下头:“不?#19994;保 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如今大隋风雨飘摇,内忧外患,本官查证太原李家心怀不轨,可惜迟迟?#20063;?#21040;证据,你才华出众,做一个殿内?#32972;?#19982;驾部员外郎却是可惜?#22235;?#30340;大才,本官明日上奏陛下,请陛下将你调任到太原,做一个实权差事,你暗中监视李家一举一动,若有反意立即汇报”张百仁低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,莫不会弄错了?李家与陛下是表亲,怎么会篡夺大隋的江山”李靖一愣,忘了之前的不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帝与北周还是亲戚呢,不也同样篡夺了北周的江山?”张百仁翻翻白眼,李靖闻言知道自己过于单纯了,可是依旧疑惑道:“李渊颇得陛下恩宠,没理?#31245;旆窗 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许多事情你不需知情,只要按我?#24895;?#21150;便好”张百仁上下打量李静,一掌落在李靖肩头,过了一会才道:“只差头骨便可踏入易骨大成境界,卡在这个境界多少年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七?#22235;?#20102;吧!”李靖眼中闪过一抹唏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韩擒虎这舅舅不称职啊,你若是突破易骨大成境界,在经过三五年巩固,未来天下大变见神不坏有你一席之地”张百仁拍了拍李靖肩膀:“你稍后去府库领了药材,一年之内突破易骨大成,本官便将你调任到太原任职。至于说红拂的药王真身,本官会配合其修炼,你莫要有后顾之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人这”李靖面色激动,易骨大成最后的头骨修炼是最难、最消耗资源的,即便韩擒虎也提供不起药材。到底只是外甥,韩擒虎自家儿子还不够呢,如何?#35828;?#19978;这外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用说了,本官自知做事手段有些激烈,但我捱心自问,却无愧于大隋,无愧于道心。为了天下万民,所有个人牺牲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话后张百仁拍了拍李靖的肩膀:“你下去吧,未?#21019;?#38539;的日子将会更难熬,早日突破见神不坏,也好早日为我大隋抵抗风雨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靖闻言退下,红拂与杨玄?#24615;?#38376;外,见到李靖这么快就出来了,红拂立即迎?#20384;矗骸?#38742;哥,张百仁那?#21545;?#21644;你说了什么?咱们莫要委曲求全,不就是一条命吗?我不在乎,我若在乎自己这条命,也不会叛逃杨府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在乎,但我在乎!”李靖缓?#22909;?#20102;摸红拂的面颊,轻轻一叹:“?#28982;?#21435;再说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若投靠这小贼,那我便死给你看!我不能?#20384;?#20320;!”红拂满面决然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河北十一选五今天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体彩e球彩今天第20期 18选7游戏号码分布图 象棋千年老二 虎扑篮彩神棍讨论 pk10广西快乐10分彩票 江苏时时彩骗局 大乐透五行走势图预测 福彩广东好彩1生肖走势图 内蒙古时时彩走势图彩经网 重庆快乐10分钟幸运5遗漏号码 排列3胆码预测 福建快三今天 平特公式规律论坛 足彩17037推荐分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