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七百八十一章 黯然离去,张大叔出关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33080;上满是笑容,恭敬的对着张百仁一礼:“大都督风采更胜往昔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老小子跑哪去了?本以为我闭关的时间就够长了,没想到你这厮一失踪就将近二十年,你这二十年跑哪去了?任凭我如何打探你的消息,却没有半点鳞爪”张百仁一掌拍在宋?#20185;?#30340;肩膀上,随即眉头一皱:“根基亏损的很厉害,二十多年你不见长进,怎么根基反而亏损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听着张百仁的话,宋?#20185;?#33510;笑:“去了一个隐秘之地,师傅吩咐我办一些事情,不曾想一转眼便是将近二十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宋?#20185;?#24352;百仁轻轻一叹,耽误二十年的时间,宋?#20185;?#24050;经错过了最佳修炼时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5105;入内”张百仁拉着宋?#20185;?#20108;人来到屋子内,张百仁令人炖上羊肉,然后道:“去将前些日子姜云芠赠我的高丽血?#25991;?#20986;来,给我用细火炖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仆役下去传递命令,张百仁一头看向宋?#20185;骸?#20320;已经错过最佳武道时机,想要追上可谓难上加难,宇文成都已经见神不坏,你说你该如?#38382;?#22909;?若非耽误十五年,只怕你最?#25105;?#26159;易骨大成境界,至道也有希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33510;笑:“师傅的命令,我如何敢推辞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闻言无语,心中暗道鱼俱罗不靠谱,嘴上却道:“你替大将军办什么事了?居然需要十五年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33510;笑着摇摇头:“都督练就至道阳神,便可知我去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”张百仁露出诧异之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25671;头不语,只是悄悄道:?#20843;?#19981;得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么神秘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故人重逢,张百仁与宋?#20185;?#19968;夜畅饮,直至过了大半日,才见宋?#20185;?#37257;醺?#25954;?#22836;?#25991;?#21578;辞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宋?#20185;?#36208;了,张百仁面带?#20102;?#30340;坐在案几前,眼中闪过一抹好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十五年来毫无踪迹,任凭天听与军机秘府探查,宋?#20185;?#20223;佛失踪了一般,这世界越来越有趣了!”张百仁眼睛微微眯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知何时张百仁睡去,第二日醒来之时,已经是日上三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噌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噌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噌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阵紧促的脚步声传来,然后就见张丽华快步推门走入屋子,瞧着迷迷糊糊的张百仁,压低嗓子道:“张大叔昨夜走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了?”张百仁不解:“去了哪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离开了涿郡”张丽华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动作僵住,残存的醉意瞬间散去,然后猛然站起身:“离开涿郡去哪里?为何离去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后张百?#25910;?#36215;身:“那个方向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去了关外,此时应该即将出关,你去追还来?#30473;啊?#24352;丽华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点点头,一路缩地成寸出了城外,瞧着那苍茫的塞外,无际野草,铺天盖地的鬼怪自张百仁周身飞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在哪里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?#26159;?#30528;在荒凉塞外独步的人影,顿时面露?#37319;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将近二十年过去,虽然锦衣玉食,但张大叔却已经五十多岁,脸上布满了老态,挺拔的身子佝偻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大叔!”张百仁一步迈出,挡在了张大叔身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张大叔一袭?#20973;?#34915;衫,看起来颇为眼熟,正是当初在塞外贫寒时期制作的粗糙皮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百忍!”张大叔动作顿住,一双眼睛看着挡在前方的张百仁,不由自主低下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大叔为何不辞而别?叫小侄好生伤心,可是有招待不周之处?”张百?#26159;?#30528;张大叔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大叔摇摇头,沉默了一会才道:“我对不起你,自然没脸在张家呆下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你,小草是小草,当年将小草送走,也是我的主意!”张百仁轻轻一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他知道张大叔的心思,自家?#30422;?#31070;仙一般的人,只要是男人就没有不爱慕的。张大叔守护自家?#30422;?#20108;十多年,直至如今岁月变迁,张大叔已经显露老态,而张母却美丽依旧,似乎时间不曾在其脸上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78;?#20102;,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张母乃精灵一般的人,张大叔却是一个大字不识的糙汉子,一双脸上满是风霜,如何被张母看在眼中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前些年张母与张斐合好,到如今张母为情所伤坐了死关。如今张大叔已经五十,知天命之年,自家身体越加垂垂老矣,如何配得上张母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本就心若死灰暗自?#26494;瘢?#19981;曾想又出了张小草这一档子事情,张大叔自然生出离去之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待我极好!我当年相助你和你?#30422;?#20116;年,你供?#23435;?#20108;十年锦衣玉食,所有恩情已经尽数还完,咱们各不相欠!”张大叔深沉一叹,来到张百仁身前:“你回去吧,城里的生活不适合我,?#19968;?#26159;在深山老林中独自终老的好。你若真当我是你大叔,你就应该成全我,而不是阻拦我的去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北风呼啸,张百仁面色沉默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活命之恩还的完吗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虽然闭关十五年,但张大叔的努力他都看在眼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艰难的去识字,去学习琴棋书画,?#19978;?#20381;旧与张母似乎是两个世界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心中无语,只道自家?#30422;子醒?#26080;珠,偏偏?#19981;?#39118;?#33509;?#32745;讨人?#19981;?#30340;张斐,张大叔这般老实汉子却只能黯然离去,活该其为情所伤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张大叔身上的兽皮衣衫,虽然然破破?#32654;茫?#20294;却被其穿在身上。这兽皮衣衫?#30422;?#24403;年亲手一针一线缝制的。过了十五年锦衣玉食的生活,没想到还被其保存至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能说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相逢恨晚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造化弄人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只能说一句造化弄人罢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大叔迎着北风,身子艰难的远去。当年身材挺拔的汉子,如今已经佝偻下来,艰难的在北风中走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不应该去拦他,去强行?#30772;人?#20182;是有尊严的!那是属于他最后的尊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就?#21069;?#31449;着,站在呼啸的北风中,瞧着那道人影在北风中逐渐走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便是离别之痛,当年五年的生活在脑海中缓缓划过,自己成为了一方霸主,当年挺直的脊背已经佝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静静的站在北风中,张百仁默然不语。双拳紧紧的攥住,瞧着那远去的背影,一阵心酸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!”张百仁一阵叹息,?#21483;?#28165;泪滑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别,怕是阴阳两隔,在转世已经是末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依照张大叔如今的身子骨,最多十年便要魂归地府。早些年留下的病根,乃是老病根,根本就无法消除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即便十多年来张百仁日日夜夜调理,张大叔的根基依旧无法恢复,这也是张百仁为何不肯传授张大叔武道的原因。传授武道,张大叔死得更快!先天元气不足,神祗复生也没办法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其继续留在张?#26131;?#22253;,自己好生调理,或许还能再活二十年,此一去五年都未必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色阴沉的回转张?#26131;?#22253;,想了想张百仁来到张母院子前:“娘,张大叔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院子内一片沉寂,张百仁继续道:“张大叔离开涿郡,出关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院子内传来一阵茶盏破碎的声音,张百仁静静的在门外站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气氛沉寂,时间在一点点流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了吗?倒也好!”张母声音缓缓自院子里传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后院子静悄悄一片,张百仁轻轻一叹,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小院内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母静静的坐在屋子内,一双眼睛呆呆?#30446;?#30528;蓝天,许久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不要派人跟着,暗中照顾一番?”张丽华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摇摇头:“不必了,张大叔最是要强,这样反而不好!张大叔也是个果决的人,虽然人憨厚,但并不傻!我不想叫他不安心,求仁得仁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ps:大家新年?#28822;幀?br />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山东群英会任选单式开奖号码 青海快三开奖牿果 福彩3d和值遗漏大星 注册金电子游戏 老快3开奖结果专家江苏 象棋小游戏 精准平特一肖横加指责 黑龙江时时彩分析 北京pk10彩票走势图 急速赛车壁纸 2019年黄大仙三肖中特期期间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码 竞猜的app 北京赛车赌博骗钱 四川时时彩高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