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八百七十五章 五去其三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虽然江湖传言张百仁与金顶观多有不和,兄弟阋墙父子反目,但好歹也是一奶同胞的亲兄弟,骨肉相连的亲生父子,自己若对金顶观动手,只怕张百仁那边不好交代,未必会袖手旁观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柴云道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静静的坐在庭院内的一颗松树下,此时贤匀老道面带苦笑,周身发饰化作?#26494;?#33150;的样子,端坐在大堂内背对着大门,似乎与沈腾的背影有九分相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既然派人过来探查,那就好办了!只需守株待兔便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共有八人,大漠金刀当年劈死了两位,我如今又害死一位,对方只剩下五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流落江湖两位,剩下的三位在南天师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很难想象,当年张家的到?#33258;?#24819;什么,但凡张家有一位阳神真人作为威慑,也不会落得家破人亡的惨剧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手指敲击着膝盖,不言不语?#30446;醋旁?#22788;风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堂内,贤匀老道面带苦笑,只希望柴云道观能够轻松渡过此劫才好。大都督心狠手辣,动则灭人满门的手段天下皆知,此事岂会善罢甘休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张百仁心中暗自?#20102;跡骸?#24120;乐寺离这里不远吧!怎么还不到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易骨武者的修为可以突破音速,这速度都能比得上飞机了,在远的路程两三个小时都差不多了。中途除去休息、吃饭的时间,一日应该足够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想着,大门忽然打开,就见一小道士端着食?#26032;?#24930;走入院子里:“沈腾居士,该吃午饭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此时似乎与背后的轻松融为一体,小道士没有看到张百仁般,径直自张百仁身边走过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谁?哪个?#24515;?#36865;饭的?”贤匀老道开口,声音中透漏着一抹怜悯、无奈,一条冤魂今日又要陨落?#35828;亍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不是沈腾,沈腾哪去了?莫非被你们害了?”听到老道士开口,那道童顿时脚步一顿,身子一阵扭曲,传来爆豆子般的声响,赫然是一位易骨大成的武者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唉!”贤匀老道无奈一叹:“每日给沈腾居士送饭的都是老道徒儿,阁下既然出现在这里,只怕我那徒儿已经遭遇不幸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非也,恰恰相反,你那徒儿正在睡觉呢!好歹柴云道观与沈腾有那么几分香火情分,没分辨清情况之前,老夫安敢随意动手!”武者放下手中食盒:“沈腾何在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阁下不该来”老道士无奈一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该来?莫非柴云道观是?#20869;?#22320;狱不成,老夫来不得?”来人狂笑一声,随即问道:“沈腾是自己死的,还是被人害死的?尸体何在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易骨大成的武者,在江湖上确实是纵横一方的高手,虽然如今大隋龙气散归于江湖,不少?#35828;?#40857;气加持而突破境界,但毫无疑?#25910;?#22312;见神门槛上的易骨强者,依旧处于江湖的顶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人这些年来早就将柴运道观的底?#35813;?#28165;,自然不怕阴?#36947;?#32763;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5353;说?#34429;然并非?#20869;?#22320;狱,但你却偏偏来不得!”张百仁忽然开口,惊得那武者猛然转过身:“你是何人?何时来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背后冷汗淋漓,自己居然没有察觉到对方何时来到自家身后,绝对是不能轻视的一位大高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摇摇头:“本都督一直都在这里,是你自?#22909;?#26377;看到罢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是何人?”张百仁上下打量着来人,不待对方开口,便已经做出判?#24076;骸?#24038;手缺了一根手指,右腿略带颠簸,想来你是夺魂手黄宝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阁下好眼力,老夫隐居江湖二十五年,居然被阁下认了出来,恕老夫眼拙,不知阁下是哪路英雄??#34987;?#23453;谨慎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是谁并不重要,重要的?#22681;?#26085;向你们兄弟二十五年做下的血案,讨一个说法!”张百仁慢慢站起身,眼?#26032;?#26159;冷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二十五年前的公案??#34987;?#23453;一愣,顿时周身肌肉犹若豹子般紧紧绷起来,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张百仁:“你是何人?居然找上我们兄弟!看来沈腾已经遭遇不幸,死于你手中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懒得与他废话,区区一位易骨大成武者罢了,不值得他浪费口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番天印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男子毫无反抗之力的倒飞而出,陷入大地动弹不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击番天印,震断了对方周身所有骨节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碗乖?#36816;?#21653;噜咕噜的倒入了黄宝?#30446;謚小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在黄宝惊骇欲绝的目光中,张百仁慢慢回到松树下,手指点着松树上的松子,不紧不慢把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过了一会,黄宝神智逐渐模糊,张百仁将对方?#38405;?#22303;中拽出来,铺开笔墨纸砚:“名册!我要当年做下血案的名册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乖?#36816;?#23601;是好,一碗就见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黄宝二话不说,开始提笔书写。刚刚写到一半,只见黄宝?#38498;?#30340;眼神闪过一抹挣扎,然后瞧着自家案几前的名册,顿时悚然一惊,便要伸手将那名册毁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嗤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热血喷溅,黄宝的手臂被张百仁一根发丝切?#24076;?#36824;不待其反应过来,张百仁环绕着清气的一掌已经落在其胸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哐当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屋门破碎,黄宝跌落在院子里,胸口筋骨已经被尽数震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得不说,易骨强者都是属小强的,那黄宝居然强忍疼痛,猛然一个翻身站了起来,便要向着大殿外逃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唰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还不待其脚步迈出,便觉得身子一轻,后背衣领已经被人提起,接着又是一阵天旋地转,摔得那黄宝五迷三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黑色的靴子镶嵌?#24597;?#33394;的宝石,踩在了黄宝的胸口?#24076;?#28982;后就见张百仁弯腰捏住对方嘴巴,一碗乖?#36816;?#20877;次灌注了下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过多久,见到对方眼光迷离,张百仁不紧不慢的松开脚,就见黄宝神情呆滞,继续回到大堂开始自家的书写工作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回到不曾出现意外,名册已经被书写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眼中带着冷光,两份名册?#26049;?#19968;起比对,除了细微之处外,其余并无差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砰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掌落在黄宝的天灵盖,抽出了对方的天冲魄,然后拘禁于玉瓶内,只听得黄宝一声惨叫,满地打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面带不屑,手指尖一朵太阳真火弹出,霎时间杀猪般惨叫传开,黄宝肉身气化,三魂飞灰湮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面无表情的扫过大堂,瞧着身子打颤的老道士,转身向山下走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到如今,已经死了两人,只怕消息无法隐瞒,就算剩下的几人都是傻子,也应该察觉到了情况不对劲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南天师道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刘桐神情不安的在密室中走来走去,瞧着那一盏盏烛火,不知为何一股恐怖的阴影在逐渐席卷而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会吧??#23478;?#32463;过去了二十五年,难道还会有人查到二十五年前的事情?”道人面色难看的?#20102;?#36947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怕什么,偏偏来什么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想着,只见那烛火居然‘?#23613;?#30340;一声,瞬间爆开熄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2610;狻?#37027;道人连忙扑过去,瞧着烛火下的纸条:“黄宝死了!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正在焦?#20146;牛?#24573;然只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开:“大哥,不好了,听人说朝廷正在搜寻?#20204;?#36947;的消息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道士闻言顿时一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人下意识的向着灯火看去,随即一声惊呼:“怎么可能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八盏烛火,如今已经熄灭了四盏,当真令人心惊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为何?为何会这样?”道人失魂落魄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看来金顶观的事情拖不得了,你带领手下弟子,勾结一些江湖豪强,一起?#27604;?#37329;顶观,夺了?#22681;?#31062;天书!此事迟则生变,不可耽搁!”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腾讯彩票和qq彩票 北京pk10前三杀一码 中彩网35选7 深圳市福彩中心兑奖大厅 广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大唐无双网易彩票 有山东群英会软件吗 快乐扑克3开奖走势图 体彩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极速快3开奖历史记录 体彩p3历史开奖号码 北单胜负过关第80501期 上海快三奖结果 贵州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内蒙古十一选五任五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