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史家赔罪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佛门大兴,确实是不容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世尊几次转世,差点遭遇身死道灭之危,但却依旧挺了过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同样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佛门的日子也不好过,确实是不好过,这些年佛门为了发展委曲求全,成了道门蓄养的肥羊,这种任人宰割的滋味,实在是不好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一代代佛门英杰身死魂灭,佛门中高手的心中反抗之意越加浓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义退下,独留下世尊立于山巅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翻看着?#31181;?#20070;卷,张百仁看的是津津有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从大内皇宫得来的书籍虽然没有什么修炼典籍,但却详细记录着历朝历代各种隐秘之事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甚至于有关先天神灵之事,也?#20852;?#35760;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?#26102;?#36127;双手,眼?#26032;?#20986;了一抹?#20102;迹骸?#19978;古先秦的史迹有问题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确实是有问题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左右打量,看了许久之后方才慢慢站起身,眼?#26032;?#20986;了一抹?#20102;肌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在思索上古先秦的事情,但此时却不知史家已经翻了天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八位修为有成的长老,一位见神不坏的高手惨死于大内皇宫,那无数属于史家弟子的典籍,居然被人夺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空荡荡的藏书阁,史家家主面色阴沉至极,背负双?#20013;?#20037;无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历朝历代,不论朝代更迭,皇权转让,藏书阁代表?#27515;?#21382;史的书籍,绝对不能染指分毫,这是天下各方势力心照不宣之事,何?#35828;?#25954;冒如此大不讳?”史家家主话语阴冷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回禀家主,?#34429;?#37089;张百仁!”一位长老面色悲愤的走上前:“还请家主为我等门?#35828;?#23376;复仇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张百仁?怕是不好?#21069;。 ?#37027;史家家主听了这话,顿时眉?#20998;?#36215;,眼?#26032;?#20986;一抹阴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威名是一刀一枪?#32972;?#26469;的,绝对不是吹的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家主,我史家千年传承,岂可忍辱退让?我史家的使命便是保护人族历史,?#36864;?#24352;百仁在强横、在霸道,却也要讲道理啊!”史家高手眼中?#34987;?#27969;转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千年世家,岂容这般践踏?”史家家主慢慢转过身:“带上族中的十大高手,随我前往涿郡走一遭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面?#23472;?#20982;威滔天的张百仁,史家家主面色阴沉,心中暗道:“麻烦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威压当世,岂是寻常人可?#21592;?#25311;的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各大门阀世家面?#23472;?#36825;等凶人之时,也要低头服软,但那些书籍乃是史家的传承根本,史家家主不得不硬着头皮冲?#20808;ァ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事关史家传承,?#36864;?#26159;死亡,也要将典籍追回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家主,我史家背后乃大汉天朝,张百仁虽然厉害,但却也不是我大汉天朝的对手,家主何必担忧?谅那张百仁也不敢贪墨?#35828;?#31821;!”一位长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史家家主面色凝重,过了一会才道:“带上厚礼,咱们先礼后兵,将礼数做全,不要给人抓到把柄。张百仁虽然修为高深莫测,但却也大不过一个理字。到了他这般境界,咱们只需?#36864;?#35762;道理便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话史家家主转身离去,准备好礼品向着涿郡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生,史家的?#27515;?#20102;,欲要求见先生!”左丘无忌穿着官服,眼?#26032;?#20986;笑容缓缓来到了场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”张百?#21490;?#19979;?#31181;?#20070;籍:“来的那位?不然你也定不会打扰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督明鉴,来者乃史家家主”左丘无忌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,居然是他们!一个世家的家主,值得我亲?#36234;?#35265;!”张百仁将书卷塞入袖子里:“?#20852;?#20204;过?#31383;桑 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多时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就见一中年男子面色严肃的走来,在其身后是十个年岁不一的老者,此时怀中抱着一个个盒子,恭敬的站在中年男子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39532;流光,拜见先生!”史家家主瞧见坐在藤椅上的张百仁,恭敬抱拳一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起?#31383;桑?#37117;是有道修真,不在乎那些俗礼!”张百?#19990;?#27915;洋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看着张百?#25910;?#24133;样子,身后一位长?#20808;?#19981;住开口呵斥道:“先生虽然位高权重,但却也不能这般折辱我史家!我史家家主亲自来此,都督便是这般待客的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显然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位长老看到张百?#25910;?#33324;姿态,对张百仁心中升起了一股不满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好歹也是千年世家,最重各种规矩礼法,平日里自家家主所到之处,那个不是恭恭敬敬的迎接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!”张百?#25163;?#26159;笑了笑,并没有理会,懒得与对方?#24179;稀?#23545;方不过区区一位长老罢了,若没?#35828;?#26102;候,自己自然可以随意拿捏。此时若与对方?#24179;希?#26410;免有些?#36234;?#36523;份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住口!”司马流光呵斥一声,转身?#23472;?#24352;百仁赔礼:“家中长老一直以来居高临下惯了,还请都督恕罪,莫要和这些老糊涂?#24179;希?#36825;些小玩意就当给都督赔罪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倒是有点意思!”张百仁看着司马流光,也不请对方坐下:“礼物放下吧,你们可以走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生,我史家的那些书籍可都是我史家历代弟子、前辈、先人苦苦写下来的,还请先生能够开恩,将宝物赐还!”司马流光低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嗯?既然是你史家的宝物,为何会收藏在大内皇宫?”张百仁疑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都督不知,千年来战乱无数,?#36864;?#38376;阀世家,也在随之更迭交替,皇朝虽然并不稳定,但却是最强大的势力,我史家能千年不倒,全靠这些经书,为历朝历代做下了不可磨灭的贡?#20303;?#21496;马流光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闻言点点头:?#38712;?#26469;如此,待我看完这些书卷,自然会将典籍交还你司马家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……”司马流光闻言迟疑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什么这,几年前本都督在华山与你家先祖司马迁饮过酒水,也算是有几分交情,岂会诓骗与你?”张百仁不屑的道:“行了,就这么说定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说完话张百仁不容置疑的便开?#20960;?#20154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先生在华山与我家先祖喝过酒?”司马流光闻言眼睛顿时亮了:“我家先祖出世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就在华山地界,你若是走一遭,或许有缘还能看到!”张百仁摇了摇头,眼?#26032;?#26159;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对方这么有礼,他还真不好意思出手欺负对方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时时彩 江苏时时彩百度贴吧 足彩北单玩法 今晚3d试机号分析汇总 2019山东十一选五杀号 北京快乐8几点开始 香港赛马会资料群 重庆快乐10分定位计划软件手机版下载 河南快赢481预测 浙江20选5几个号码中奖 免费三肖中特中后付款 双色球复式中奖31 天重庆时时彩开奖历史 湖北快3走势图百度 恩施福彩中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