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三章 物是人非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那是谁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名震天下的大都督张百仁,竟然出现在龙门客栈,而且大都督似乎还和龙门客栈的老板娘有一腿,甚至于被龙门客栈的老板娘给劈腿了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热?#33267;耍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消息仿佛暴风一般,刹那间席卷中土内外,这般叫人惊爆一地眼球的新闻,刹时间惹得无数人议论纷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至少龙门客栈的老板娘以及那黑旋风是火了,劈腿张百仁后?#22815;?#30528;,也是一个珍稀物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涿郡就先别回了,咱们去洛阳城散散心吧,当初你走得匆忙,洛阳城内的院子物品摆设一应俱全,咱们过去隐居一段时日吧”纳兰静转动着水润的眸子,眼?#26032;?#20986;了一抹俏皮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人都是自私的,没有人会例外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哦?”张百?#26159;?#20102;纳兰静一眼:“原先的院子是不能去了,你在换一?#20197;?#23376;,整日里被人像猴子一样围观,确实是不太好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既然已经暴漏了踪迹,张百仁怎么还会继续隐居在原来的院子里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马上就要新年了,你打算怎么过?”纳兰静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闻言一阵沉默,过了一会才道:“去金顶观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金顶观终究是与自己有斩不断的瓜葛,而且少阳老祖时刻在自己身边,情面还是有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自己与金顶观之间的瓜葛,不是想斩断就能斩断的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洛阳城不去了,张百仁直接向金顶观而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浩瀚的黄沙中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杨汐月一个人站在荒无人烟的沙漠,背对着风沙,看着那渺无人迹的无尽黄土,眼中点点泪痕划过:“不是这样的!不是这样的!你休想甩下我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姐姐!张百仁去了哪里!?#34987;?#23481;公主自客栈里跑了出来,站在了杨汐月身边,气喘吁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知道!”杨汐月失落的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早就和你说过,叫你将那黑旋风赶出去,可你偏偏不信,现在好了惹出?#38706;耍?#20415;是将我也牵连到!!!”妆容公主气急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去找他,客栈?#22303;?#32473;你照看了!”杨汐月?#40644;?#38899;爆,向着中土方向追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等等我,你休想甩下我!那劳什子龙门客栈?#20063;?#19981;稀罕,大隋都已经亡国了,我?#28982;?#35201;那客栈有何用?攒那么多金银有何用??#24050;?#23478;又不是没有男丁,怎么轮到我们两个女流之?#25165;淄仿?#38754;!?#34987;?#23481;公主嗤笑一声,紧随着杨汐月追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金顶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覆压北方大教的金顶观,现如今早已没落,大猫小猫两三只,金顶观内只剩下一群凡夫俗子,连踏入气感的修士都不曾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天地业力反噬太大,大到只要加入纯阳道观,任凭你再好的苗子,也会受到因果骚扰,采集不得大药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与纳兰静仿佛是两个凡间游客,不紧不慢的在山中走着,观赏着金顶观的?#21543;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凭借纳兰静修为,想要人不察觉到二人踪迹,简直小菜一碟。更何况是一?#28009;?#36890;凡人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二人一路?#23454;?#21488;阶,径直来到了后山,然后看到了那立于后山的巨大墓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墓地上杂草丛生,已经看不出当年的悲壮,无数纯阳道观弟子被北天师道屠杀的惨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2303;?#22320;上的血渍,也已经被风雨侵蚀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!”站在墓碑前沉默一会,张百仁忽然感慨了一声,?#19988;?#36215;往昔的那无数恩恩怨怨,张百仁眼?#26032;?#20986;一抹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从踏?#20384;?#38400;战车,算计大隋的那一刻,纯阳道观的衰败已经是命中注定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里就是当年纯阳道观弟子的墓地?”纳兰静扒开杂草,屈指一弹满天草屑飞舞,气机流转蜿蜒不定,显露出来原来的模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当年确实是有些偏激了,?#36824;?#31435;场不同,道不同不相为谋!”张百仁眼?#26032;?#20986;了一抹感慨,这座墓碑?#26032;?#33900;了太多的熟悉人影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但是,他不后悔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继续向后山走去,张百仁看到了已经有些腐朽的传承大殿,一朵太阳神火依旧在明亮的燃烧,所有风雨靠近大殿三尺,瞬间消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一朵太阳神火,便是纯阳道观的守护神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三个苍老的背影盘坐在大殿中,口中默默念诵着道德经。纵使是张百?#25910;读?#32431;阳道观的十年因果,为纯阳道观争取了十年时间,?#19978;?#32431;阳道观依旧没有绝顶的人物崛起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人能为纯阳道观逆改天命,天命不可欺!此乃定数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慢慢挪动?#25386;剑?#26469;到了大堂内,看着一?#38745;?#26579;的大殿,眼?#26032;?#20986;一抹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是百仁来了!?#32972;?#38451;老祖转世之后,此时已经?#25351;醇且洌?#19968;双眼睛明亮灼灼?#30446;?#30528;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闻言轻轻的点?#35828;?#22836;:“诸位老祖一直在此苦修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等在忏悔!若非我三人当年利欲熏心投靠了李阀,与天下苍生为敌做下错事,我纯阳道观也不会落得今朝这般地步”少阳老祖的眼?#26032;?#26159;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利欲熏心心渐黑,一切的一切,皆已经成为过往,回不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没有说话,他能?#30007;?#33073;劫而出,还不是靠着诛仙四剑的法身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除夕将至,老道我当年酿了一坛美酒,算是给你接风洗尘吧”夕阳老祖的眼睛内露出一抹精光:“好在这些年有你的名头遮着,不然只怕纯阳道观要断了传?#23567;!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金顶观绝对是天地间最好的洞天福地之一,没道理别人不眼红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对了,你不在的这些年,?#33258;?#20498;经常来陪我们几个老?#32439;?#35828;说话,你这次正好可以?#27809;?#21644;他聊?#27169; ?#22805;阳老祖笑着道,脸上的褶皱不断抖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点点头,便与纳兰静在纯阳道观住下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纯阳道观已经没落,再加上?#21543;?#19981;错环境优美,确实是一个修身养性的好地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后山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凉亭内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?#25910;?#22312;凉亭内默然不语,当年就是在这里,自己给张百义洗练道基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19978;В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有人知道张百仁?#19978;?#20160;么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不是张百义,张斐也不必死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没让张百仁等多久,?#33258;?#26469;了,与当年相比,眼前的?#33258;?#33485;老了许多,眼角处已经浮现出鱼尾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好久不见”张百仁笑眯眯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确实是好久不见,咱们许多年不见了,你这个大忙人,我却是不敢过去打扰你,免得你一剑将我劈了!”?#33258;?#19981;紧不慢的打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呵”张百仁笑的有些尴尬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0843;?#20320;件东西”?#33258;?#33258;袖子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包裹,递给了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包裹上锦帕颜色淡雅,绣着栩栩如生的飞?#20303;?#40479;?#31119;?#30475;起来倒像是女孩子常用的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张百仁接过包裹愕然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春阳留给你的!当年她已经算到了自己的死劫,生怕自己遭受到不测,所以将此物提前留了下来”?#33258;?#30475;着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拿着包裹,张百仁默然,低头抚摸着包裹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?#20197;?#26469;越有些看不懂你了”?#33258;?#36731;轻一叹:“你是真的无情,还是假的无情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重要吗?”张百仁反问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?#20960;?#20102;春阳,?#20960;?#20102;很多人的期望!”?#33258;?#38754;色感慨:“?#36824;?#22909;在你现在能扛起人族的大局,一切皆已经不重要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放心,我已经找到复活春阳的办法了!”张百仁没有打开,而是将包裹塞入了怀中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3258;?#19968;双眼睛看着张百仁,满是不敢置信:“春阳是被魔神吞的,魂魄消融,怎么复活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时间不会太久!”张百仁慢慢转过身,然后道:“我给你留了一坛美酒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当然不会和?#33258;?#35828;,自己催动太阳逆转时空的事情,待到太阳法体掌控了太阳的年轮,许多事情就都好办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年天帝无法做到的事情,不代表自己做不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?#31181;蓋没?#30528;案?#31119;?#19968;双眼睛看向远方,纳兰静已经端来了一坛美酒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?#36824;?#22312;哪里,都有如花美眷,倒是洒脱!”?#33258;?#30524;?#26032;?#20986;了一抹感慨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默然不语,过了一会才道:“要不了多久,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有多远?”?#33258;沏读算叮?#19981;理解张百仁话语里的意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要多远就有多远,有可能一辈子都回不来了!亦或者说你只能在轮回中看到我!”张百仁喝了一杯酒水,一边的纳兰静手腕一抖,酒水撒了出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别开玩笑,现在可是人族反攻阴司的重要时刻,阳世没了你的镇压,会出大乱子的!”?#33258;?#30446;光凝重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笑而不语,只是?#20284;?#37202;水喝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6208;了,有些醉意的走了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留下张百仁一个人端坐在山风中,瞧着金顶观的?#21543;?#19981;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怎么和?#33258;?#35828;这些?”纳兰静来到了张百仁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物是人非啊!”张百仁感慨一声,然后转身向不?#27934;?#30340;草庐中走去:“早点歇息吧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纳兰静面色有些嫣红:“在这里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想什么呢!这里是清静之地,不可胡思乱想!”张百仁转身看了纳兰静一眼,揶揄的道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山脚下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3258;?#30475;着山巅的?#21543;?#31449;在纯阳道观的大门前许久不语。良久,才见?#33258;?#21497;息一声,转身离去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时时彩出奖信息 qq欢乐斗地主下载 海南环岛赛彩票直播 澳洲幸运5官方开奖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 双色球走势图带连线2 浙江体彩20选5论坛 重庆幸运农场长龙 安徽25选5开奖走势图 500彩票极速快3 广西快三开奖结果全部 足彩进球彩18075结果 体彩14场胜负中五个有没有中奖 湖北快三历史开奖记录 加拿大快乐8预测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