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千八百七十七章 圣姑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古时候讲究的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口碑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个时代可不像前世一般,有各种铺天盖地的媒体轰炸,而是讲究?#30446;?#30865;效应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信义,确实是现代人无法体会到的一种契约精神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中国在改革初期,也就是一九九?#25913;?#30340;时候,那个时候依旧是信义行天下。你无法想象,那些行走在农村的商人,大?#19968;?#19981;相识甚至于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,便可以赊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比如说一个村子里来?#26494;?#36137;,村子里的人与商贩互不相识,但只要记一个名字便可以将东西带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换成现在你试试,谁敢那么干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开镖局,要的就是口碑!口碑传天下,吃的是天下?#35828;?#39277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镖局继续在前面走,张百仁与张须驼深一脚浅一脚的在雪地里跟着,过了一会那王五回头,瞧着二人有些气急道:“你们怎么还跟着,不要命了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若在平日里,镖局倒也不介意捎带上两个普通人,但眼下事到关键时刻,镖局并不想将无辜的人牵扯进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瞧着依旧跟在车队后面的两个人,王五有些气急,声音都大了几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说这位兄弟,冰天雪地茫茫不见人烟,说不定什么时候钻出来一只?#27973;?#34382;豹亦或者是吃?#35828;?#22934;精,不小心便要命丧黄泉,成为腹中餐,反倒是不如跟着各位有几分希望、活路。再说了大道朝天各走一边,你走你的阳关道,我走我的独木桥,谁规定这条路只许你们走,却不许我们走的道理?你说我们跟着你,我们还说你挡我们的路了呢!”张百仁开启了蛮不讲理模式,此时换了角色,带入一个普通人,反倒是很有意思,张百?#26159;八?#26410;有的体验充斥于心头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王五气的指着张百仁说不出话:“好心不识驴肝肺,稍后若被波及丧了性命,可别怪我没提醒你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王五气急败坏,口气虽然不?#33579;?#20294;却是情真意切,叫张百仁心中升起一股暖意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见人恶,不见?#26494;疲?#25105;以前接触的都是什么世界”张百仁暗自嘀咕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是你接触的世界不一样,世界还是那个世界,只是都督的心、眼光不一样了!”张须驼似乎看懂了张百仁话语里的意思,眼?#26032;?#26159;感慨,他有些同情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世人都只看到了其风光,威压天下不可一世,但是谁?#31181;?#36947;张百?#26102;?#21518;的?#20102;幔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五岁之前在塞北饥一顿饱一顿,还要担心受怕,唯恐?#22238;?#38081;骑忽然南下?#32422;?#23567;命不保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然后以五岁幼龄,一个人提着一把剑自荒芜的漠北走出,为了护持?#32422;?#26449;庄开始?#26494;甭局?#36335;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个五岁孩童?#36710;?#22825;下,在险恶的世道活下去,谁能想象到他经历了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30422;?#19981;要、?#30422;自?#36208;,几任妻子相继撒手人寰,?#32422;?#23432;护的朝天国破家亡,他心中承受的痛苦,绝对没有外表看起来那么平静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拨开那一层鲜亮的外表,是一颗血肉淋漓的心,一颗千疮百孔的心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圣姑,心中气机不断涌动流转,竟然涌现出一股迫?#23567;?#20914;动的欲望,就像是一个正常男子看到了?#32422;?#24515;仪的姑娘,恨不能得之而后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王五,你莫要吵了!”此时一道浑厚的声音在车队前方响起,便见一壮汉缓步在雪中走来:“此去已经没有岔路,他们想退回去也难了,倒不如与咱们一道?#19979;罰?#20063;好照应一番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来人一袭古朴的胡人骑射服装,显得干练精明,四十多岁的年纪却已经见到了略带花白的胡子茬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踏雪无痕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这男子脚踩在大雪上,却不曾留下任何痕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确实是踏雪无痕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一双眼睛看着来人,心中赞了一声:“此人劲道已经入了妙?#24120;?#21608;身气劲如意如一,只差一个机缘便可得见至道。可惜,现如今李?#21697;被?#40718;盛,此人?#26494;?#19981;知还有没有?#40644;?#30340;希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镖头!”王五对着男子恭敬一礼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大镖头点点头,然后抱起双手对着二人行了一礼:“在下李铁,大家相逢便是缘分,可惜二位不听劝告,之前二位若岔道而走,便是一路平安。如今与我等一道行走,却是麻?#25104;仙恚?#27530;为不值?#20445;?#25110;许有生死杀身之?#29301;?#21487;惜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须驼闻言接过话:“镖头说的哪里话,咱们也是?#35805;?#27861;,这大雪封路,山中狼豺虎豹皆出来觅?#24120;?#26356;有那妖精暗中害人,我等也是没有办法。若?#32422;?#23700;路而走,或许死得更快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大镖头不必担?#29301;?#25105;们兄弟洪福齐天,都不是短命的人,这不出门就遇见了贵人?”张百仁笑眯眯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李铁闻言叹一口气,然后道:“也不知将你们带上是对是错,若抗不过劫数,反而会害了你们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?#21543;下?#21543;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多说无益,李铁也不想多说,径直一摆手一群人继续前?#23567;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此时张须驼与张百仁跟上队伍,瞧着在大雪中行走的圣姑,张百仁?#36335;?#30495;的如凡俗花痴一般凑?#26494;?#21435;,舔着脸道:“姑娘,有礼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是你这书呆子”女子似笑?#20999;Φ目?#30528;张百仁,一双眼睛?#36335;?#25159;子一般,弯曲成了月牙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呵?#29301; ?#24352;百仁轻轻一笑:?#21543;?#26410;请教姑娘芳名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登徒子,哪里?#20384;?#20415;有请教人家姑娘芳名的!”女子一双眼睛瞪着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听人?#19968;?#20320;:圣姑;那我日后?#19981;?#20320;圣姑吧!”张百仁似乎第一次知道了被人拒绝的滋味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女子闻言不置可否:“有什么事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没事,就是闲着想要和姑娘聊?#27169; ?#24352;百?#20160;唤?#19981;慢的跟在圣姑身边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圣姑眼中波光流转,一双眼睛看着张百仁:“男人都是大猪蹄子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……不知猪蹄子怎么讲?”张百仁愕然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只想占女生便宜呗”圣姑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张百仁挠了挠头,不知这大猪蹄子与占女生便宜有什么关系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不过圣姑既然那么说,张百仁也不会去大?#36137;?#36259;的反?#25285;?#21453;而是点点头:“姑娘真是风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书呆子离?#20197;?#19968;些,我可不是你们那些汉家女子,沾惹了我们苗疆的姑娘,只怕你死字不知道怎么写的”圣姑?#27973;?#20102;张百仁一身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一边王五此时也大步走过来道:“就是!你这书呆子,一辈子最大出息也不过是帝王的走狗,圣姑是何等人物,也是你能觊觎的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走开!走开!”王五一把将张百仁推开,叫张百仁自讨没趣,只能苦笑一声,对着圣姑抱了抱拳,然后登上了镖局的马车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可真冷啊!”张百仁哈了一口热气,对着那镖头道:“有酒吗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我等行走江湖,是不许喝酒的,不过如今天冷,你又不是我镖局的人,到可以破例”李铁笑着拿出了一只泥封的探子,放在了张百仁身前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承情!”张百?#26102;?#30528;坛子,打量了一会才讶然道:“这酒有些年头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那是?#27604;唬?#36825;酒可是圣姑亲手酿的,十年的梨花雕!”王五在一边愤愤不平,双眼看着?#38138;?#23376;眼热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原来是圣姑亲手酿的酒,那我可要亲自尝尝”张百仁撕开泥?#22836;?#21360;,刹那间一股酒香扑?#29301;?#39128;出十里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不错,好酒!算得上是难得一见的美酒,想不到圣姑当真心灵手巧!”张百仁笑眯眯的喝了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这书生语气忒狂,这酒便是极品,就算大内御酒也比不过,什么叫就算是!”铁军却是不忿,他是圣姑的粉丝死?#24120;?#27492;时闻言不开心了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哈哈哈!”张百仁放声大笑:“一等美酒,需贮存亿万年,以天地间的各种先天灵物为酿造,酿成之后贮存亿万年时光,待到其内美酒尽数成为膏腴,便是极品美酒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书生语气忒狂,亿万年美酒,天才地宝酿造,怕是三皇五帝都不曾喝过”大镖头李铁感觉有趣,打趣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三皇五帝没有喝过,但我喝过啊!”张百仁下意识道了一句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众人已经笑的是前仰后合说不出话,圣姑捂着肚子道:“那你且说说,亿万年美酒是何等滋味?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回忆起东华帝君留下的美酒,张百仁百般滋?#38431;可?#24515;头,口中美?#26420;?#33509;泔馊,却是道了一声:“妙不可言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说了极品美酒,那一等美酒呢?”圣姑看不出?#25165;?br />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这梨花酒埋葬千年,便是极品美酒”张百仁道了一声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到时候我等骨头渣子都烂没了”李铁笑着道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你若不想喝,尽管放下就是,我?#30830;?#22827;俗子,最爱喝这等酒水!”王五瞪了张百仁一眼:“能喝到圣姑酿下的酒水,是你的福分,你竟?#25442;?#25361;三拣四。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是是是,确实是我等的福分”张百仁也不争辩,笑眯眯的将酒水一饮而尽,然后哈了一口热气:“好酒!”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确实是好酒!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当得上是美酒二字。

                    “确实是美酒,隔着十里,我等便已经闻到了酒味!”远方铁蹄声响,大地在不?#38505;?#21160;。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福建时时彩网上购 乐彩网极速快3怎么玩 吉林十一选五奖号 今日管家婆码报彩图 浙江快乐12组选走势图丨 河南快三开奖今日推荐 北京单场彩 快3必赢客 2009年七乐彩走势图 香港赛马会免费透码 3d彩经网预测号 五味斋心水论坛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任五 集香港六合彩马报 重庆快乐十分走势图数字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