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meter id="r3jk7"><ol id="r3jk7"></ol></meter>
          <td id="r3jk7"></td>
        1. <small id="r3jk7"></small>

          <code id="r3jk7"></code>
          <output id="r3jk7"><ruby id="r3jk7"></ruby></output>

          <tbody id="r3jk7"><input id="r3jk7"><delect id="r3jk7"></delect></input></tbody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"r3jk7"></acronym>

                阿甘小说网 » 修真小说 » 一品道门 » 正文
                | 繁体版

                第一千九百九十六章 龙族龌龊

                温馨提醒:“注册会员”无弹窗广告,同时建议您收藏,?#21592;?#33021;够轻松访问!
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一指点死至道强者,天下顿时一片沉寂。纵使此时场中众位老祖,此时亦面色凝重,瞧着张百仁消失的方向许久无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点死至道强者?

                  会不会有些太过于夸张了?

                  虽然有些夸张,但这就是事实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慢慢回转涿郡,现如今天下承平,国泰民安,自己还需早日闭关苦修,在惊瑞来临之前,?#40842;?#20805;足的准备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回到涿郡之时,纳兰静出关了,正端坐在茅草屋前煮着茶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几年不见,恭喜你修为更上一层楼!”张百仁笑看着纳兰静,眼中流露出点点笑容。

                  听闻此言,纳兰静伸出酥手指了指茶盏:“我虽然修为在做突破,但却也远远及不上你,你已经甩开我等一个时代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没有多说,只是喝着茶水,过了一会才道:“这几年纳兰家的生意可是越来越好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托了你的福”纳兰静来到张百仁身边,瞧着其耳鬓处青丝如墨,不由得叹息一声,却没有多说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要闭关,此次不参悟大罗,绝不出关!”张百?#26102;?#19978;眼睛:“如今人族平稳安定,正是本座闭关苦修的大好时机。若迟了,只怕未来不会有安静修行的好机会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七夕哪里,你要待我多多照看,若有不测,直接调动此二位魔兽!”张百仁自袖子里将地魔兽与水魔兽掏出,摆放在了纳兰静身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要闭关?但是还需在闭关之前完成一件事情!”纳兰静笑眯眯?#30446;?#30528;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摇了摇头:“你我之间,莫要卖关子了!”

                  纳兰静一笑:“还是你了解我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侧身看向不远处的草屋内:“龙?#31119;?#20320;且出?#31383;傘!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龙母自屋子内走出,在其身后跟了一个青年龙族的强者,此时亦步亦趋紧紧的跟在了龙母身后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拜见都督!”龙母眼眶红肿,面色带着一抹疲惫。在其身后的青年龙族修士,此时亦随着龙母对张百仁恭敬一礼,然后一言不发默然不开口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了?”张百仁笑眯眯的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9256;?#36523;今日来此,是为了与都督谈一笔交易”龙母坐在了张百仁对面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与我谈交易?”张百仁不置可否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是我儿,亦是我龙族的新任东海龙王!”龙母一双眼睛盯着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当年是我出手斩杀了东海龙王,你二位居然还想着求我?”张百仁面色诧异?#30446;?#30528;对面小龙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都督说笑了,李世民不也是为了王位而斩杀了自家老子?”新龙王话语波澜不惊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闻?#38405;?#28982;,过了一会才道:“说罢,什么事?看在你母亲这些年照顾七夕的份上,我便帮你一次,谅你也不敢耍什么手段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龙母苦笑:“世人都知,普天之下有四海,其中东南西北四海,皆以东海为尊。自从我家夫君被都督斩于剑下,其余三海龙王便有了插手我东海的机会,现如今我儿继位,那三位龙王总仗着自己是叔叔辈,便不断干涉东海内部的事情,瓜分我东海资源,欺负我?#38706;?#23521;?#31119;?#36824;望都督为我等做主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哦?”张百仁闻言眼?#26032;?#20986;一抹神光,手指轻轻?#27809;?#30528;膝盖,为龙母?#23396;?#33590;水,龙族内部那点狗屁倒灶的事情,他不用对方细说,便也能猜的个八九不离十。

                  面对着利益,没有人会不心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为了报答都督,妾身可以告诉都督一件惊天动地的大秘密!”龙母的双眸看着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什么秘密?”张百仁不以为然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定海神针的秘密”龙母低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定海神针?”张百仁闻言动作顿住:“真有定海神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由不得张百仁不惊讶,想想前世那大明明鼎鼎的名著,谁小时候最大的梦想不是有一个能大能小的金箍棒?

                  Emmm,这话说起来怎么感觉那?#27425;邸?br />
                  本以为定海神只是一个传说,不曾想竟然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是当然!定海神针?#35828;?#24180;禹王取首阳山青铜,在加持天地间诸般异宝,利用燧人之火足足祭?#35835;?#19971;七四十九日方才成!此宝专门为了镇压水族而生,定天下山川江海!只要?#26494;?#38024;落于江海之内,便可压制住四海的本源,定住江海的波涛,限制住四海龙王兴风作?#35828;?#33021;力!这些年若非定海神针的压?#30130;?#21482;怕四海龙族早就取人族而代之了!”龙母低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闻言怦然心动,放下茶盏:“龙母想要告诉我什么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现如今四海龙王正在筹谋如何破开禹王结界,取出定海神针,解除定海神针对海族的限?#30130; ?#40857;母低声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怪哉!我当时还奇怪,龙族乃是大海的掌控者,为何总是在大海中,能调动的大海之力却也不过是万一,现如今终于找到了缘由,竟是因为定海神针的力量,压制住了龙族的波涛!”

                  张百仁手指?#27809;?#30528;案几:“龙母可知定海神针何在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就在东海!”龙母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若叫四海龙王打开禹王结界,取出定海神针的压?#30130;?#21482;怕中土必将化作焦土泽国。大都督若能取得定海神针,日后海族再难为祸,人族少了一大敌!龙母双目灼灼?#30446;?#30528;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交易呢?张百仁道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斩杀其余三海龙王,辅助我家孩儿执掌东海,日后龙族与人族?#28572;?#21516;心之好,如何?”龙母精光灼灼?#30446;?#30528;张百仁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成交!”张百仁看着龙?#31119;骸?#25105;若真能获得定海神针,其余三海龙王便是我囊中之物,取其头颅亦不过反掌之间仅此而已!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好!”龙母自怀中掏出一副皮卷,推至张百仁身前:“定海神针便在此,我母子二?#35828;?#20505;大都督的好消息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瞧着龙母与东海龙王远去的背影,张百仁拿起卷轴打量,一边纳兰静叹一口气:“你有无数宝物,却也不差这一根定海神针,你又何必去蹚浑水?叫海族狗咬狗岂不是一举两得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没有人会嫌弃宝物多!若在往日,我自然不会在乎区区一根定海神针,但现在却不一样!”张百仁慢慢的站起身,将图卷塞入袖子里:“祖龙复活了,但是我却不曾找到?#37221;?#31062;龙的办法,这根定海神针或许会有奇效,也未尝可知。而且我若能出手将东海这遭水搅浑,也可以为我人族拖延一些时间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娘,你怎么就将那图纸交给他了?他若反悔,咱?#30631;?#38750;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?”东海龙王看向龙?#31119;?#35805;语里满是埋怨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大都督一言九鼎乃是信人,将宝物交托给他,必然不会有错!”龙母头也不回的向前走着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一路径直回到水晶宫,却见南海龙王背负双手,站在龙椅前,抬头看着水晶宫上的牌匾,背对着众人不语。

                  瞧见南海龙王,东海龙王与龙母身子一个哆嗦,但却不得不硬着头皮上前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见过二叔”东海小龙王行了一礼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做什么去了?怎么耽搁这么长时间?”南海龙王转过身板起脸训斥着东海龙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东海龙王闻?#38405;?#28982;不语,低下了头颅,一边龙母笑着解围:“我母子二人不过是出门散心,叔叔莫非有什么急事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原来是嫂子”南海龙王盯着龙?#31119;?#30524;睛有些发直,然后?#20154;?#19968;声?#36828;?#28023;龙王道:“你先退下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龙海龙王低着头颅,双拳缩在袖子里,手背青筋暴起,有雷光?#20102;福?#30524;中充血满是杀机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先退下吧!”龙母拍打了东海龙王的手臂一下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!”

                  东海龙王周身气机逐渐松?#31119;?#28982;后慢慢的站起身,对着南海龙王一礼,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叔叔可是有什么事情?”龙母看着南海龙王。

                  南海龙王挥挥手,散去了龙宫中的?#28059;潰?#21452;目灼灼的盯着龙?#31119;?#38754;色热切一步上前便要将龙母抱在怀中,却被龙母轻?#27493;?#27493;避开:“叔叔要做什么?先夫尸骨未寒,怎么可以?#21592;竟?#26080;礼?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21543;?#23376;!好嫂子!你便从了我吧!只要你从了我,我定然对敖广如从己出!相助其一臂之力,?#35851;?#22914;今东海?#38480;?#30340;地位!”南海龙王目光灼热,伸出手臂去拉扯龙母的玉指。

                  龙母躲开南海龙王,只是冷然一笑:“好你?#40844;煺耍?#26524;然是无礼!照顾我东海?只怕你南海恐不得安宁,日后难以?#21592;#?#20320;还是多关心自己的南海吧!”

                  说完话龙母冷然一笑转身离去,留下南海龙王坐蜡。

                  “呵呵,天长日久,不怕你不屈服!东海的日子越来越难过,终有一日你会主动爬过来求我!”南海龙王冷然一笑转身离去。

                  ?#26696;?#26432;!该杀!”不远处,东海龙王抓碎?#26494;?#36793;青石,眼?#26032;?#20986;一抹杀机,手指将万载珊瑚石化作?#23601;粒?#21608;身雷光?#20102;福骸?#22909;贼子,日后定要你双倍偿还今日的耻辱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?#21543;?#23376;,要往哪里去?”就在此时,西海龙王自柱子后窜出来,将龙母抱在怀中:“二哥刚刚动作被我看在了眼中,嫂子你放心,只要你从了我,在无人敢欺辱你们母子二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湖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